翠烟

有人即将启程,所以别失眠了。 _许瞳

来偷偷搞事情,第一个猜中我现在几个粉的给点文,绝对写,提示是昨天刚满整。
超好猜的,简直怕第一个留言就猜中了那还玩什么。(
不对我会讲,不限次数,提一下,不是整数,有零头的!
继续提示了,我会留言回覆太少还是太多,不然怕猜不到,好像还是不太容易猜的哈哈!
来大家尽量搞事(。

不知不觉粉居然到了个整数,在我考试的前夕【翻肚】


可我连上一波点文都还没写,不,原本是还没写的,早上写了一点点,可以说是还没写完了(。

(王方)逢场作戏(上)

大概是泥盆纪左右(…)的点梗,王方师生,怕我坑掉不真艾特了,用意念艾特。【


我真的想不到题目,晕厥。


---------------------------------


方士谦深吸一口气,看了看手机上王杰希的头像居然是亮着的,他以为王杰希这种人这个点应该早就睡了才对,他百般不情愿地点开讯息视窗。


"快啊快啊!"小伙伴还在一旁催他,看热闹不嫌事大,方士谦翻了个白眼,他就不该答应和这群人出来旅行半夜还玩真心话大冒险,简直就是自找麻烦,他叹了口气,犹豫了几秒后在讯息框打了几个字。


"那个,老师啊,你最近有没有空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一下。"


对方没有立刻回覆,方士谦鬆了一口气,这傢伙果然只是挂线,这时间早睡了,他又等了几秒,还是没有回音,他把手机收进口袋,"散了散了,这傢伙只是挂线而已吧,不要等了我们玩下一局了。"


"诶怎么这样。"


"这样根本没惩罚到啊。"


"我好期待看你俩打起来的说。"


抱怨的群众被方士谦恶狠狠扫了一眼之后全住了嘴,也知道自己玩得有点过了,慢吞吞的移回自己位置上。


正当方士谦在心裡谢天谢地谢祖宗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又震了起来。


眼看刚刚慢慢散去的群众瞬间又移回来了,速度堪比火箭筒。


方士谦:"……"

 

他打开手机,果然是王杰希的讯息,他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点开:"你们又在玩什么游戏?"


卧曹这是什么推理!全场都震惊了,包括方士谦自己。


没想到王杰希对他了解得这么透彻,包括自己绝对不会问他问题这点,真是怎么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是嘛?


讯息提示又闪了一下,方士谦下意识地低头看。


"算了,你要约什么时候?我最近课不多,应该都行。"


......


你这不是耍我吗?你都知道我们在玩惩罚游戏你还真打算约啊!


"你还来真的啊!"方士谦一个激动,真情流露了。


"这不是你提的补习嘛?我还来假的啊?"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不远处一阵音乐声突然响起,方士谦手一抖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和你 吻吻吻吻吻 你吻得太逼真 让我把 虚情假意 当作 最真心 的亲吻~"


方士谦:”………………………”


方士谦:”我可以回家了吗。”


"啊抱歉,我的手机,哈哈。"旁边不知道谁尴尬地抓了抓头,跑去接电话了,留下其他人你看我我看你,一片沉默。


"你看看你们熊的。"方士谦咬牙切齿。


没想到有一天能被方士谦骂熊,众人都愣住了,世界真奇妙,什么都可能发生。


他低头继续回讯息,力道大的彷彿要把键盘给摁碎了,"啊好吧,我明天就回北京了,那就后天下午吧。"


"嗯。"


看到回覆之后方士谦瞬间摁暗了萤幕,正要把手机收起来的时候,想想为了保险又拿出来关机了,旁边有人问:"方神你真的打算去啊?"


"不然呢?"


方士谦突然想起了网路上那句话,自己作的死,哭着也要作完。


TBC


------------------------------


哎妈呀我居然真的写了,我感觉我写不下去了,其实上面那几个字是END(并不是


其实就是为了写吻得太逼真那个梗哈哈哈哈哈,其实就是我昨天在发讯息给老师的时候我的手机在loop这首歌,我是那种回老师讯息会回得很小心作很多心理建设然后一修再修的那种人,手机一直循播这首歌我最后就淡定不了,理智断裂把音乐给停了,觉得自己简直是智障哈哈哈哈哈。


【方王方】放弃治疗

修长的五指在键盘上飞舞,王杰希操纵着血量所剩不多的王不留行一个俯冲,夜雨声烦的后脑勺在他的视角里越放越大,眼看就要进入他的攻击范围的一瞬间,角色突然回身给了他一个上挑,伴随着铺天盖地的文字泡席卷而来。

"嘿老王你真的太久没和我pk了当我傻的啊,从那种角度来的攻击我会躲不过么我只是假装没看到而已这样才能呃队长那个成语怎么说……啊对出其不意!趁人之危!"

趁人之危有你这样用的么……王杰希听到方士谦的笑声毫不掩饰地从隔壁传来,他们没人戴耳机,所以不用担心对面听到而迎来更猛烈的文字泡攻击。和黄少天jjc不戴耳机基本上已经成了联盟所有人一条不言自明的规则,没有人想让自己的耳膜经过长期轰炸后受到永久不可回复性损伤。

王杰希对方士谦甩了一个眼色,方士谦点点头,防风随着他的操作在萤幕上移动,这副图是系统随意抽出的,双方都不太熟悉,印象中大概是某个三十几级的练级区场景,没有什么特别,就是遮蔽不少。

方士谦操纵着防风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蹲下,确定自己在黄少天的视线死角之后向王杰希比了个OK的手势。

刚刚十几秒的时间王杰希当然也没闲着,他没坚持完成攻击,操作着角色极快的转了个弯,险而又险的从黄少天的剑锋擦过,换来对方一连串"嘿老王不错啊手速不减看来我也只能认真应战了看我的幻影无形剑!"

夜雨声烦使用了拔刀斩。

王杰希:"……"虽然已经习惯了但是总觉得听着还是挺别扭的。

王不留行和夜雨声烦的血量都剩的不多了,所以王杰希没有和黄少天硬扛,他退了退,把黄少天引向防风躲的树丛附近,故意卖了个破绽,在夜雨声烦欺身上前的一瞬间,不远处突然一个神圣之火拍出来,正中夜雨声烦颜面。

"靠靠靠靠靠!我就想说方士谦那小子从刚才都躲哪儿去了!在这儿等着我呢!你们这群心脏的!先把队长弄死了就搞这种招数阴我!王杰希方士谦我跟你俩没完!"

王不留行当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在对方技能被封印的三秒之内,几个漂亮的连击把血量早已见底的夜雨声烦打死了。

方士谦大笑,重新戴起耳机,"黄少你一个G市人吓得儿话音都出来了,还需要历练啊,叫声爸爸,我带你。"

对面传来了一阵混乱的声音,想来大概是黄少天愤怒地拍桌而起然后被喻文州镇压了,"方士谦你可是治疗!!!你一个奶和王杰希狼狈为奸和我和队长pk赢了还好这么得瑟啊!"

"有本事你倒是别答应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面喻文州听着耳机里传来方士谦癫狂的笑,颇有种电影即将到了最后一战敌方大BOSS揭晓的气势,又看看炸毛的黄少天,觉得心很累。

"王队你倒是管管方前辈啊。"

"不想管了,没救了。"王杰希靠在椅子上翘着脚喝可乐。

"嘿,他什么时候管的动我。"方士谦不满,踢了王杰希一脚,王杰希不理他,方士谦抢了他的可乐喝了一口。

路过的清洁大妈:"嘿,你们怎么又偷渡饮料进训练室!"

方士谦和王杰希:"……对不起。"

看来清洁大妈才是敌方最终大BOSS。

"再来一场再来一场再来一场,我和王杰希一对一我不服气你们好意思带奶打我和队长啊你们的脸皮真够厚的堪比叶秋那个老混蛋了!"

"不打了,还有一点时间,我想回去睡觉。"

"嘿你们这群混帐打完就想跑啊。"

方士谦插嘴,"想跑的是王杰希,你想pk我随时奉陪。"

"我和你pk做什么啊!你是治疗啊!你今天还用的牧师啊你是要用十字架硬砸死我吗!整个微草都放弃治疗了是吗!"

"要打不打随你。"

"不打了。"是喻文州的声音,"少天和我也要休息一下。"

"是么,好可惜。"方士谦叹了口气,"有空再打几场啊。"说着就拔卡下了线,把对面黄少天"不约不约我们不约"的声音直接截断了。

方士谦和王杰希走在通往休息室的路上,方士谦完虐了黄少天一顿心情很好,还哼着歌,王杰希皱着眉头听了一下,完全听不出来是什么曲子,只觉得他跑调跑的可以从北京跑到英国了,简直是精神和耳朵的双重虐待。

方士谦突然转过头,看着王杰希笑了一下,笑的他全身一哆嗦。

"你干嘛,你真的放弃治疗啊你。"

"你还不是。"

"我没有啊。"王杰希一脸正经的转头看过去,方士谦愣了一下。

"我从来没有放弃你。"

END

在方士谦和王杰希在一起之后的很多年。

方士谦回味:我怎么觉得你这句话还是在呛我呢……

王杰希:哎呀,过了这么久你终于发现啦。嘿你别过来,翻旧帐多不好影响感情啊……

第一次写战斗场景,累得够呛,全程瞎掰,看到虫的话请告诉我,谢谢!

【方王方】an ordinary day

八月的北京即使日落了也是热的不像话,方士谦和王杰希坐在微草大门外的石阶上,很没有形象的穿着短裤和拖鞋拿着两把大扇子在扇风,中间放着一碗冰镇西瓜,模样活像是附近公园常出没的那种出门散步顺便唠嗑的老大爷。


"好热啊。"方士谦又给自己扇了两下。


"是啊,好热啊。"王杰希面无表情,感觉他俩就像神经病,不,只有方士谦是神经病,他完全就是被拖下水的,他泄愤似地咬了一口西瓜,"你现在站起来往后转进门,空调吹到你感冒,所以我们到底坐在这里做什么?"


"你不懂。"方士谦神秘兮兮地摆了摆手,"我是带你出来做特训的,还不快感谢我。"


"什么特训。"耐热训练吗,完全没必要啊。


"考验你的动态视力的时候到了。"方士谦指向前方。


王杰希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一只蚊子歪歪扭扭的向他们飞来。


"……方士谦,我不是青蛙。"


"这么巧,我也不是。可是我不想被咬啊。"


"……."那你倒是进去啊! ! ! ! !


当刘小别和袁柏清偷溜出去买饮料回来的时候,他们大老远就看见王杰希和方士谦在门口你追我跑,两手不明的挥舞时而拍两下,方士谦主要是在拍打空气,王杰希主要是在拍打方士谦。


刘小别和袁柏清:"……."


袁柏清:"我师父终于把队长搞精神分裂了,以后微草得付两倍的精神科治疗费了。"


刘小别觉得心很累。


他们试图静悄悄的绕过去不惊动任何人,却被方士谦一把逮住,"哎你们不错啊,私自夹带饮料入门,全部充公。"


"嗷。"袁柏清意义不明的嚎了一声,"别这样啊师父,我是想你和队长气氛正好,看起来黑魔法就快施放成功了(?),才不想惊动你们的。"


"好吧。"方士谦点点头,"看在你这么有诚意解释的份上,我就扣两瓶下来。"说着就把手伸到袁柏清提着的塑胶袋里捞了捞,王杰希在背后补充:"我要可乐。"


队长你真的被方前辈带坏了!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刘小别很哀伤,又一颗好端端的白菜被方士谦给拱了,这个说法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好了,放人。"方士谦收完贿赂满意的点点头,摆摆手让他们回去。


"所以师父,你们到底在这里干嘛?"袁柏清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总不会真的在施黑魔法吧!"


"你猜。"方士谦神秘兮兮,"黑魔法被知道就不灵了。"


刘小别觉得微草的治疗画风需要治一治,不,整个微草的画风都需要治一治。


"所以你真的是让我出来打蚊子的?"那我还不打死你,我简直是天地仅剩的良心了。王杰希打开可乐喝了一口,喝完放在台阶上,方士谦很自然地拿过也喝了一口。


"当然不是。"方士谦笑了一下,"是带你出来享受生活的。"


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黑魔法和王杰希。


END


----------------------------


王杰希:我到最后也不知道我是出来干嘛的。


方士谦:其实我也不知道。


作者:其实就是作者觉得他要更新了可是他没空又没梗,只好放你们出来给蚊子咬一下。


王杰希&方士谦:嘿看我还不打死你。


最近真的累到脱力,念书以外的时间都拿来摸鱼了(…),看着我落下的进度痛哭流涕,其实我积了一堆梗可是手感真的很差,大家凑合着看吧,这篇就是复健一下,我想写文可是我没空,我有空的时候我又写不出来,迎风凌乱。


假装自己很会画画失败。
混个更!小王超可爱!
其实原本还想画谦谦的可是我真的不会画谦谦(大哭
明天再看看!大家晚安!

《不想说话》REPO+对大王的表白书!


第一次打repo,打了大概有半小时!爱大王!谢谢大王出了这么好的本!


请诸位还没看过不想说话的妹子全部都去看! ! !写得太好了! ! !


好紧张啊偷偷的  @咸鱼科学官 







终于在今天收到了不想说话,预售就买了不过隔着海峡又是找代购总觉得路途特别遥远艰辛QQ每天都在等,望穿秋水等了这么久它终于来了!


今天早上去拿书,刚刚完成了一刷! 【结果书没念完OTL


第一次写REPO,我废话很多QQ,我要从我对大王的热爱开始讲起! (…)入了方王坑以来一直超喜欢大王的方王,虽然其实我第一次在主页看到大王并不是方王而是伏王XD然而大王写的老王让我太惊艳了! ! !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王杰希,该熊的时候熊,该扛的时候绝对是像个爷儿们的直接上了,又帅又牛逼又深不可测! ! !大王写的老王是立体的! ! !嗷嗷嗷嗷吹一波大王! ! ! (快进正题


不过我刷文刷来刷去,连大王的短篇都刷了好几次,就是没碰不想说话。我常常自我谴责我自诩为大王的nc粉!连大王出本过的大长篇都不敢看!哪里能算得上nc粉顶多是个nc!不过当时我还是没敢看……


主要是因为还没看就怂了……听说过程超虐,连虐文小短篇都承受不起的我怎么承受得起虐文大长篇。第二个是我听说轩哥哥死掉了! ! !身为一个轩哥哥的迷妹,简直无法接受,轩哥哥死掉可以说是虐的最高境界了……(


所以第一次看就是拿实体书看的,大王出本身为nc粉哪有不买的道理! ! !找代购下了单之后反而开始很好奇不想说话的故事了,不过一直忍着没看,就是想拿新书一刷!


好啦下面终于要进正题了,上面都是废话(……),是我内心无法抑制必须说一说的表白,表白大王!人美文又写得好!简直是天上下凡的仙女!


不想说话,从本子的整体风格我就很喜欢,没有什么花俏的装饰,简单的设计。


故事的整体基调相当沉重,历史课本上从来不会记载某些英雄烈士的名字,而我们也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的故事,他们的奋斗,抑或是他们在牺牲的前一刻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他们的牺牲在历史的长河中被时间淹没,而这一刻的我们乘在船上难以看见水下曾经有过那些的鲜红色的波澜壮阔。


或许因为某些黑暗的政治斗争而莫名的被肃清,或许为了掩护伙伴而被处决,有人死去了,有人含泪继续向前,他们为未来即将到来的和平做了垫脚石,却也因此失去了自己亲眼见证王师北定中原的那一日。


时代的波澜从来不会顾及任何人的悲伤,他们只有尽全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并且享受当下的每一刻,一阵清凉的风或是蔚蓝的天空,还有身边的人,因为他们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不管是邓复升,林敬言,方锐还是李轩,他们的奋斗都为活下去的人留下了些什么,他们不为自己的牺牲后悔,因为他们已经尽其所能。


就像大王在书中说的,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他们无时无刻都遵守着自己的信念,努力的战斗直到最后。


史册上或许会留下他们的一个名字,但谁知道那名字的背后,承载着怎么样时代的泪水和重量呀。


他们每个人都是英雄。


最后,敬自己身处黑暗却为整个人类高举火把的勇士。







---------------------------------------------------


最后我还是要说一下,大王发轩哥哥的刀真的发的太狠啦T_T,虽然看之前就知道轩哥哥要牺牲,但是真的看到的时候还是泪崩…….番外也是,虐的人心口疼……


【方王】Je t'aime

王杰希踢开了玄关凌乱的几只运动鞋,套上了埋在最底下的一双,一片深绿上面印着招摇的萤光绿logo,鞋带的末端有些磨损,看得出年代久远。


他已经很久没穿这双鞋了,不知道是从什么开始时候穿着习惯变得低调,年少的轻狂不羁随着那个人的离开一同淡去,而他送的鞋被他悄悄收进鞋柜深处。


王杰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又把这双鞋拿出来,或许只是因为早晨起床时他打开窗户,觉得今天的天空特别像他们夺冠那天,蓝的透明又张狂,是不曾褪去的记忆里的色调。


他莫名的觉得心情不错,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王杰希推开门,老旧的门板随着发出吱呀一声,他拿着开会用的文件,脚步轻快的往会议室走。


他突然停了下来。


方士谦戴着招摇的墨镜,穿着一身简单的美式白T和紧身牛仔裤,身旁放了个过大的皮箱,一脸潇洒地站在他身前挥了挥手。


“……”


王杰希视而不见,从旁边试图绕过,被方士谦拦了下来。


方士谦离他离得极近,他甚至能闻到对方T恤上咸咸的,一股海的味道。


“这么久没见我,就没什么要说的吗?”


“你还知道要回来?”


“不是这个。”方士谦把下巴靠到了王杰希的肩膀上,说话时呼出的气在他耳边骚动,痒痒的。


“……”王杰希沉默了一下,”你终于回来了啊。”


“表现不错,但也不是这个。”方士谦在王杰希出手揍他前伸手紧紧环住他,限制了他的行动,王杰希挣动了几下无效之后,只好任由对方身上的气息紧紧包住自己,莫名地有些鼻酸。


“算了----看在你特别穿了我买的鞋来迎接我的份上,我就教你吧。”方士谦凑近王杰希的耳朵,极轻地舔了一下,”Je t'aime“


王杰希闭上眼,迎来了一个睽违五年的亲吻。


“我也爱你。”


【王方】建国后禁止成精(上)

整理删改之后重发了,奇怪的设定见标题!

--------------------------------------

王杰希做为一个专业的网瘾少年,不只是荣耀,对于所有的游戏都很感兴趣。

然而做了职业选手之后,没有什么时间让他东玩西玩,做队长自然就更不能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游戏机一台一台被邓复升没收,却无能为力,实乃人间惨剧!

这样折腾了一阵子,最后只有一台掌上型游戏机逃过了毒手。

经过众人一番询问后邓复升表示,他在拿走队长最后一台游戏机的时候,队长可怜巴巴的眼神让他吓得不轻,感觉队长又(?)OOC了,而自己好像是害他OOC的那个十恶不赦的罪人,最后实在下不了手。

这台游戏机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是很老的机种,只能玩自己存进去的单机游戏。王杰希这台里面放满了他从老家带回来的怀旧小游戏,从下楼梯赛车到超级玛利欧,什么都有。

虽然差强人意,不过聊胜于无嘛。王杰希从此特别珍爱这台仅剩的游戏机,每天回来必定花时间玩个几局。

不过也就是在他剩下这台游戏之后之后,他发现周围开始出现了一些灵异现象,譬如他记得自己出门的时候,游戏机明明就放在桌上,回来的时候却跑到了床上。或是睡一觉起来发现枕头上多出了几根和自己发色不同的头发,床上还有可疑的凹陷痕迹。有时又突然发现自己的可乐少了一瓶零食少了几包,诸如此类。

李亦辉说:”队长你不是会看相吗,既然会看相,处理这种灵异事件应该是你的专长,你可以来算算,你房间里是不是闹鬼了。”

王杰希掐指一算,什么也没算出来。

微草队长天生胆大,遇上这种事儿,换作一般人早吓得屁滚尿流了。王杰希想想却觉得,不过是房间里偶尔闹些小鬼小怪,不影响他吃他住也不影响他睡,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就心安理得地继续待了下来。

直到有一天,他出门时忘了拿一份开会时准备要用的资料,十万火急地跑回房间,急吼吼的推开门,房间里灯火通明。

有个陌生的男人趴在他的床上看着他收藏的武侠小说。

王杰希:“……”

陌生男子:”……”

王杰希:”…………”

陌生男子:”…………”

王杰希:”我要报警了。”

“艾别别别!”那人终于从趴着的姿势起身,一个箭步冲上前阻止他掏手机的动作。 ”你报警了我会被收了的!”

“你被收了干我什么事?”王杰希感觉后背渗出了冷汗,这家伙说被收了?我真撞鬼了不成?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想了想又说,”没想到现在警察还管收妖业务的,人民保母真是伟大。”

“什么妖,没礼貌。”那人确认他暂时没有要报警,又坐回床上,”我是你的游戏机,我成精了。”说完又补充,”所以你不能报警让人收了我,我被收了你会很难过的,你想想邓复升要把我收走的时候你的表情,简直是真情流露见者伤心闻者落泪,终于感动上天让我们在一起,你现在居然想报警把我给收了,真是太过分了,说好的山无陵江水为竭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呢。”

王杰希选择性忽略了他后半段的虚构故事,脸上大写的冷漠,“我的游戏机成精了?建国后禁止成精的吧。”

“对啊,我是违法成精,你报警了,有关单位会来把我带走的。”

“……”真是有理有据简直不得不服。

“所以我房间里之前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都是你造成的?”

“哎呀。”那人抓了抓头,”不要太在意那些小事。”

王杰希虽然天生异相,又号称是荣耀圈里与超自然世界的第一把交椅(他本人坚决否认这件事),可他活到这么大岁数还是第一次看到真的超自然的……呃… ….游戏机精?在他眼前活蹦乱跳,感觉心脏一下子都要停止跳动了。

“你要怎么证明你是我的游戏机?”王杰希揉了揉额角,他刚刚已经翻箱倒柜的确认过,他的那台小游戏机真的不见了,不过他的游戏机不见了完全不能与他的游戏机成精了画上等号,当然就更不能与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他的游戏机画上等号了,”你唱句玛莉欧主题曲给我听听吧。

“答、答答、答拉答、答~答、答、答……”没想到对方真的欢快地就唱了起来,声音和他的游戏机一模一样,连跳针的地方都毫无差错。

王杰希:”……”

王杰希:”等等你让我缓缓。”

于是那人大喇喇地往他床上一躺安静的盯着他,他们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瞪大眼瞪小眼瞪大眼,敌不动我不动敌不动我不动不动不动,的瞪了老半天。

”你叫什么名字?”王杰希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在问一台游戏机的名字,口气自然地好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似的。

“方士谦。”

“我帮你取的?”王杰希皱起眉头,他真没印象他帮游戏机取过名字,又不是小姑娘在玩家家酒。

“大概是里面哪个游戏角色的名字吧。”方士谦思索了一下,”我的记忆体是这样告诉我的。”

“…….”说的跟真的似的,”你变回游戏机给我看看。”

“不要。”

“为什么不要?”

“没事变来变去很耗能的,我们要讲究环保,地球都要毁灭了,不可以这样。”

“没人叫你变来变去啊,你变回去就别变回来了。”王杰希翻了个白眼,”你再不变回去,我的世界观会先于地球崩毁的。”

“不能。”

“为什么不能?”

“我都成精了,你玩游戏的时候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我都有感觉的呀,让你摸来摸去还禁止我说话,这关系不对等,我不能接受。”

……复升我错了,现在我知道你没收我的游戏机都是为我好了,拜托你把这台也收走吧。

TBC

【方王方】骤雨(06)

晚上的聚会一如方士谦猜想的无聊透顶,一群人热热闹闹吃完饭之後又要去唱K,方士谦原本根本不想跟着去的,可捱不过一群说熟不算熟说不熟又不算不熟的朋友拉着,还是去了。

 

靠,这群猪朋狗友,方士谦左边被一个醉鬼拉着,右边张佳乐瞅着他偷笑,方士谦感觉郁闷的情绪的就像夏天晚上的空气,湿热黏腻的在身侧久久不散。

 

“怎麽,你家里有人,担心着啊。”张佳乐神秘兮兮的靠近方士谦,一手搭在他肩上,被他暴躁的甩开。

 

“你别碰我,早知道我就不来了。”方士谦把左手顺势一甩,甩开黏在他左侧的那个醉鬼,他甚至怎麽想都想不起对方叫什麽名字,连对方的脸都只有模糊的印象。

 

简直太荒谬了。

 

方士谦在社团本来就扮演着一个幽灵般的角色,想出现就出现不想出现就不出现。他加入的是他们这所高中的电竞社。原本以为加入这种社团就能够完全避免其他社团像联谊之类的社交活动,没想到他还是太天真了,想谈恋爱简直就是高中这个阶段学生的本能,即使是电竞社这种充满宅男的社团也不可避免。

 

方士谦本来对这些事情就没什麽兴趣,他平常是玩得开也受女生欢迎,但不代表他就喜欢蹚这种浑水啊。他只对打电动有兴趣,可以说是个段位很高的网瘾少年了,可就他这样的人,进了社团反倒变成不经常出席社团集体活动的幽灵,他也不知道能说什麽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到了KTV,开了间包间。他眼明手快的挑了个角落坐下,然後蜷起身子看手机,雷打不动,张佳乐索性自己跑去玩了也没管他。
 


他虽然一直坐在一边看,但架不住还是被社团的人逼着灌了点酒,他酒量很差,才几小口啤酒就能让他头痛欲裂了,更何况旁边还不断有高分贝的噪音传来,方士谦也不知道他们在干麽,只知道他头很痛,旁边很吵,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手机闪烁的蓝光刺的他眼睛疼,他烦躁的换了个姿势,然後突然感觉有人在他身侧坐下。

 

“张佳乐麽,你别烦我,我头疼死了。”

 

他半睁着眼睛回头,觉得今天张佳乐看起来特别像王杰希,他一定是头痛的出现幻觉了,张佳乐怎麽会长着一双大小眼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呢。

 

“走了。”

 

连听起来都像王杰希,不只是说话的语气像,声音都像。

 

“走去哪,你们还要续?”

 

方士谦头痛的不行,听到走了下意识就觉得要继续,说话都含含糊糊的带着万分的不情愿。

 

“续什麽,回家了。”

 

卧曹,方士谦这下是真醒了,他撑起身子来用力揉了揉眼睛,不是张佳乐,真的是王杰希,他惊讶的甩了甩头,”王杰希!?你怎麽会来?我不是把钥匙给你让你先回去麽?”

 

王杰希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看来挺清醒的,应该还可以走路,我跟他们说过你先走了,快点起来。”

 

“啊,我醉了,走不动。”方士谦整个人耍赖的趴到王杰希身上,被王杰希嫌弃的甩开。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自己站起来用走的离开这,二是让我把你拖出去,顺便用你的制服清理一下这里的地板,你选哪一个?”

 

方士谦立马神清气爽地站起来了。

 

王杰希是骑方士谦的那辆脚踏车来的,鉴於让醉鬼驾驶脚踏车本来就不甚安全,让醉了的方士谦驾驶脚踏车简直就是公共危险罪,王杰希选择自己骑回去,让方士谦坐後座。

 

晚风习习,本来应该是很舒服的,但是方士谦整个人贴着挂在王杰希身後,王杰希在五月的晚上骑了几十分钟的脚踏车,後背本来就黏得要命,方士谦又在他背後动来动去,制服和背上的皮肤随着他的动作磨蹭,把王杰希弄得又刺又痒。

 

“你别动了。”王杰希忍不住在一个路口停了车。

 

方士谦闭着眼睛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嘟嚷,然後手环住了王杰希的腰。

 

王杰希摇了摇头,嘴角浅浅的弯了一下。他抬头看了看星星,突然发现今天晚上的星星很亮。

 

寂静的大街上,除了星星只有远处还亮着几盏灯,他们一起在这样的夜色中不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