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烟

夜间限定忧鬱

王杰希有特殊的记仇技巧

这种东西为什么要起题...(

----------------------------------

厕所门从裡推开的时候,站在门口的王杰希猝不及防的被甩了一脸水。

 

"?????"

 

"怎么是你啊。"

 

方士谦随意地把手往王杰希裤子上抹了抹,"算了,你猜我洗手没?"

 

"……"我可以走了吗。

 

过了很久,方士谦已经彻底淡忘这件事之后,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同一间厕所的门口,方士谦被王杰希狠狠甩了一身水。

 

"?????"

 

"前辈,不用猜了。"王杰希把手贴到方士谦脸上揉了揉,蹭了他一脸,"我没洗手。"

 

王杰希心情愉快的离开了,留下方士谦一脸苦大仇深的看着厕所思考人生。

 

------------------------------

 

其实这东西原本要写成一篇完整的文(怎么写),但是我最近真的精疲力尽,脑子灌泥浆,只会写这种东西(。

 

 

搭公车搭到想死的心情体验😯我废话这么多还没取关的肯定是真爱的(想太多

云回

午后下了一场急雨,明明是城市,但空气里却哪里都带着一股潮湿的青草味。

方士谦皱了皱眉,这味道总让他想起在老家邻居割草时的那阵难闻的腥味,嘈杂的噪音,以及他和王杰希一起度过的一个个,从前总感觉没完没了的夏日。

他略烦躁的抓了抓头,在水泥地上用力的把白球鞋上的泥土蹭掉,才随着人流走入电影院。

"要看什么?"

周围人声鼎沸,同学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方士谦抬头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时刻表,没什么好看的。

他本来就不怎么看电影,出门只是为了填满离开家后总是空白的行事历。

"随便吧,你们决定就好,不用管我。"

问话的人见他兴趣缺缺的样子也没再搭理,转身和其他人讨论去了,他们来的晚,几部热门的动作片票都完售了,几个大男人看爱情片又实在诡异,最后敲定了一部不温不火的剧情片。

方士谦对他们讨论的内容兴趣缺缺,自愿去买可乐和爆米花,他抱着一堆食物挤出人群时电影也差不多要开演了。

进了厅,他顺手把插了吸管的饮料往旁边的饮料架一放,发现放错边了回头正打算换时,隔壁座的人就这样在他的注视之下,神定气闲的拿起他的可乐喝了一口。

“……卧曹。”

方士谦目瞪口呆,大爷你这不是脸皮厚得可以挡子弹就是神经粗得跟柱子一样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灼热的视线,那人澹定的回过头来与他四目交会。

“干嘛,我喝你的可乐还有少吗,不差这一口吧。”

“……”

方士谦这下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连旁边的同学推着他问他是不是熟人他都恍若未闻。他只是愣愣的看着王杰希就坐在他隔壁的座位上,眼睛在黑暗里好像发着光。

“干嘛,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丶你是不是在作梦。”

方士谦感觉到大腿上一阵剧烈的疼痛,是王杰希狠狠的掐了他的腿一下。

“不是梦,开心吗?”

我他妈都要开心死了。

方士谦心情激动得要命,嘴上却还要强行澹定:”你是来这里气我的么?”

王杰希低低的笑了一下:”我看你很开心啊。”

“你哪只眼睛看到了。”

电影开演了,邻座的同学向方士谦比了个嘘声的手势,他点点头,没再说话,王杰希也把眼神移回电影。

方士谦盯着电影没几分钟,觉得电影上的对白和剧情都索然无味,男女主角的对白又假又乾,他忍不住又朝旁边偷瞄王杰希,眼神一偏却发现王杰希也在看他。他张了张口想说话,却看到王杰希比了比他同学,又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他意会的点了点头,把手机萤幕亮度调到最暗打了几个字。

-看屁啊?

-看你啊。

-好看不。

-不是很好看。

-...那你倒是看电影啊 。

-不看。

方士谦翻了个白眼,王杰希又在手机上补了几个字。

-你好看点。

方士谦瞪了一眼王杰希,这天是没办法聊了。

-你神经病啊,讲话不要gay里gay气的。

-哎,上城市读书连说话都变洋气了。

-你怎么听着像个怨妇似的。

-你才是怨妇呢。

-神经病,看电影。

-不看。

话题怎么又回来了,方士谦吐血,久别的重逢不是应该更……更……像那个……

电影正好播到了女主角从海外留学归国,奔下大轮船冲进主角怀抱的场面。

天空很蓝,空气很清新,男女主角相拥而泣,好像还是有哪里不对,我到底看得是什么片子。

方士谦甩了甩头,也不是这样,没有久别重逢过不知道场面应该如何,但绝对不是这样。

他不知道恍神了多久,回过神来手机上已经又多了一行字。

-干嘛?溜号了?

-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啊?

-不是,我就问一下,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不讲道理的呢。

-听到你说我不讲道理感觉特别的耻辱。

-……

-我和你上一所大学不能来啊?

-你别骗我。

-真的,我今年考试和你考上了一所大学,外文系的。

-你真的别骗我。

-我真的没骗你。

方士谦呆了半晌,周遭的声音好像突然很远,他又想起了他和王杰希在老家时坐在石阶上嗑着几毛冰棒的那些夏日,但是这次浮起的不再是烦躁感了,而是如海啸将他淹没的欣喜。

没有人再打字,王杰希倾着身靠向方士谦的座位,贴在他的耳边很轻的说了一句。

我来了。

他们在黑暗中接的第一个吻,是雨后初晴的味道。

END

方士谦的同学:我感觉我的小心灵和我的钛合金狗眼一起受到了很大的创伤。

我估计是个亲亲狂魔,怎么总感觉我写过很多文的结尾都是亲亲。

 

【方王方】骤雨(07)

深夜更新深夜谈话(字面意义)

 

--------------------------------- 

 

方士谦一觉起来只觉得头痛的厉害,脑子一片混沌,他下意识地往旁边一摸,没有料想之中的体温,只有被他压的皱巴巴的被子可怜兮兮的摊在一旁。

 

窗外还全是黑的,方士谦扭头往门缝看,发现有光从门缝里漏了进来。他松了口气往外走,果不其然看到电视开着,王杰希抓了个抱枕靠在沙发上打盹。

 

方士谦突然感觉心里一阵暖流流过。

他走近前,挡住了电视屏幕发出的蓝光,在对方身上投下一片阴影。王杰希大概是睡得很浅,短短的几秒间已经坐起身,揉了揉眼睛。

"你醒了?"

王杰希的声音因为睡眠不足有点沙哑,先传进耳里再一路向前进了心里,挠得方士谦心痒。

王杰希目光很快从呆滞恢复了犀利,方士谦坐到他旁边原本想偷偷靠一下,结果被抱枕一把砸在脸上。

"……"方士谦觉得很受伤,刚刚看到的一定是业障,是假的,现在才是现实,他叹了口气,"你干嘛不进去睡?"

"不要。"王杰希一脸冷漠,"你身上都是汗味,还有一点酒味,臭死了。"

"呃……抱歉啊。"方士谦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

"算了。"王杰希坐直身子,伸手去构桌上的手机,"现在几点?"

"三点……我先去洗个澡好了。"

"明天……今天,你去学校么。"

"不想。"方士谦已经走进房间,正在衣橱里翻找着衣服,话音低低的从门缝里传出来。

"我也不想。"王杰希把电视关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夏天的空气即使是在深夜也一样的燥热,他甩了甩头,想把挥之不去的黏腻感和烦躁感甩掉。

翻找衣服的响动还在持续,方士谦的声音闷闷的传出。

"那就……"

王杰希接了他的话,"请假吧。"

"我原本要说,跷课吧。"

"我当然知道。"

方士谦抓着衣服走出来,猝不及防的被王杰希踹了一脚,他反手去掐对方手臂,两个人大半夜在客厅里拳打脚踢,画面相当诡异。

"你几岁?"一阵恶斗之后,方士谦喘着粗气问王杰希。

"跟你差不多而已。"

"我只有三岁啊。"

"你这种杀敌五千自损一万的说话方式是怎么回事啊。"

"不是,我习惯了。"

王杰希低低的笑了起来,方士谦行径幼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在班上有个绰号叫三岁方。倒是他自己,表面上一本正经的,深受老师同学们倚重,骨子里其实也和方士谦一样幼稚。

"你快去洗澡,我先睡觉。"他又踹了一下方士谦的腿,对方应景的嗷了一声。

"你洗澡了吗?"

"还没。"

"……王杰希,你知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人特别可恶。"

"不是你吗?"

方士谦选择性忽略他的回话,神情一本正经,"那叫什么,严以律人宽以待己,特别双标。"

"好,知道你语文有进步了,回头和老师说说,看能不能给你加个分。"

"你混帐啊。"

王杰希又笑了起来,"你还是洗澡吧。"

方士谦胡乱啧啧了几声,摇了摇头往浴室走,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下来。

"又怎么了?"

"王杰希……"方士谦有点迟疑地回头:"我昨天喝醉的时候……没说什么奇怪的话……或做了什么吧?"

"你说呢?"

方士谦皱了皱眉头,似乎在组织语言,可最后什么也没说。

而王杰希盯着他的背影,总觉得有什么在心里疯长,再也回不去了。

TBC

 

--------------------------------- 

 

忘记前文系列哈哈哈哈

我的废话真的有够多,这么久才更新一次进展还这么慢

下一更就要请假谈恋爱啦......(大概)

 

 

(王方)童话故事

点文,原本姑娘点的是恶魔王x牧师方结果被我写偏写成魔王王x牧师方了……(

----------------------------

方士谦住的镇子最近很不平静。

西边山头产生了新的魔王,据说这魔王天生异相,法力无边。

至於是怎麽个天生异相法众说纷纭。

有人说,魔王身高十呎高,一手能连根拔起一栋房屋,有人说,魔王只有一只眼睛,与其对视者,三日不得视物,也有人说,魔王头生双角,伸缩自如,堅可破墙。

方士谦蹲在市场门口拿着两个大小不一的苹果听旁边大妈叽叽喳喳的胡言乱语,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把俩苹果拿高眯着眼睛看:"放屁,依我看,说不定就是个大小眼。"

这一出声倒让不少人注意到他了,有人对他喊道:"小方原来你在啊,怎麽样有兴趣麽?"

"有什麽兴趣。"方士谦皱起眉头,"魔王吗,没有。"

"听说国王在招人讨伐魔王啊,成功者有赏。"

"真的?"方士谦眼睛一亮,他平时在教堂里做个牧师,副业打架,日子清闲的紧。能打架还能拿赏这麽好的差事可不是天天有的。"那我有兴趣了,魔王在哪?"

就这样,方士谦翻山涉水的来到了魔王城,他看着比常人高出个四五倍的城门,目瞪口呆。

传言说不定是真的,方士谦想我要是死了城里有多少姑娘得难过,不行,得活着回来,我要打败魔王抱得美人与财富登上人生新高峰。

方士谦吸了一口氣,一脚踹开巨大的门。

"魔王在哪?"

这地方还真的挺大的,不过怎麽看来一个人都没有,他方士谦眯起眼睛,找了半天终於发现离他大约二十公尺远的地方有个小小的椅子,上面坐着一个身形和他差不多的男人。

那个人也正看他,对视半天,对方终於说话了,声音不大不小,在这个空荡的空间里响着回音。

"你谁?"

"……"太荒谬了。

方士谦感觉自己一肚子的斗志都给浇熄了,他一边向前走一边问,"魔王呢?"

那人沉吟了一会,"你找他干嘛?"

"打架啊。"

"你找我干嘛?"

"打架啊。"方士谦正不耐烦地想这人怕不是个重听,仔细一想忽然发觉哪里不对,"卧曹!你是魔王?"

"你有什麽问题吗?"

方士谦终於走到近可仔细打量对方样貌的地方了,魔王身形普通,除了打扮中二了一点,两只眼睛不对称了一点之外,看上去完全与正常人無異。

他把心里所有的感想与疑问用他不怎麽好的语文能力重点整理了一下,统合成一句话。

"你真的是大小眼啊?"

"……你还有什麽问题吗?"

"你这么小一只,没事房子盖这麽大做甚?走得累死了。"

"我乐意。"对方看起来彻底无语了,"你就是来找碴的不成?"

方士谦恍然大悟,"你不说我都快忘记我是来找碴的了,难怪我觉得哪里怪怪的,还不快来一决胜负。"

"......"魔王喝了一口茶,"你叫什麽名字?"

"方士谦。"

"我叫王杰希。你说你是来找荏的,你是勇者吗?"

"我是牧师。"

"勇者人呢?"

"你这人怎麽回事啊,都说我是牧师了。"

"居然派个牧师来讨伐我,也忒看轻我了,你们那儿人力短缺到这地步了么。"

"你这麽说话就不好了,我等等就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可一般不都是勇者来讨伐魔王的吗。"王杰希皱眉。

"你不知道现在我们很讲求求新求变的,勇者和魔王这个组合已经被太多小说漫画用到烂了,偶尔要换点新口味。"方士谦啧啧了两声,"都什麽年代了,我们不能相信魔王就是要由勇者来讨伐这种封建迷信。"

"我的存在本身就是封建迷信的实体化不是吗。"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你。"

王杰希笑了一下,这家伙倒有点意思,"那我们换个话题?"

"不对啊,我是来找你打架的啊,怎麽就这麽唠嗑起来了。"方士谦席地坐下,"算了,听说上一任魔王和勇者双双消失了,是怎麽回事啊?我们那里都在瞎说,说是经过一番恶战之後同归於尽了。"

"看不出你这人还挺八卦。"王杰希把茶一飲而尽,方士谦觉得他模样只像是自己镇子里随处可见的慈祥老大爷,一点也不像魔王。

"不是啊,怎麽传到你们那儿变成这样,勇者和魔王回老家结婚去了。"

方士谦:?????这个信息量是不是有点大。

"他们俩打着打着就看对眼了呗,详细情形我也不知道,总之最後私奔去了。"王杰希手一挥,杯子又自己满上了。

他满意的吹了口茶,抬头对上了方士谦吓得半死的表情。

一阵沉默。

"你那表情是怎麽回事。"

"本颜狗十几年来的努力终於要毁在一个大小眼的手上了吗。"

"虽然搞不太清楚你的逻辑,但是感觉得出来你在骂我。"

"我看我们还是别打了吧。"

"你怎麽突然就怂了啊。"

"谁怂了,我是怕你打完架爱上我,很麻烦的。"

"你这话就是真的想打架了。"

方士谦和王杰希对峙着谁也不动,正当气氛渐渐变得有些詭異的时候,门又开了。

王杰希皱了皱眉,"怎麽今天这麽多人不按门铃不敲门的,讲不讲礼貌。"

方士谦原本想说没想到你们还讲礼貌的,一回头差点没吓死,"柏清?你来这儿干什麽?"

王杰希一看是方士谦的熟人,翘起二郎腿,切换到喝茶看戏模式。

袁柏清气喘吁吁:"呼……幸好趕上了,这是师父您父亲的信,他让我用最快的速度送来给师父,您看一下吧。"

信是这样写的:士谦,我看你都二十好几了还没个对象,我看依你那个性是没人能治你了,所以我和邻居讨论了一下,还是把你送去给魔王和亲最好了,我看你那破坏力和魔王也是差不多,挺好的。没想到一问之下你已经自己去找魔王了,你长到这麽大第一次这麽懂事,做父亲的很欣慰……

方士谦默默的把信给撕碎了。

"怎麽了,脸色这麽难看。"王杰希倾身向前想偷瞄,被他一巴掌推开。

"少废话,我们打一架吧。"

"????"

袁柏清悄悄的一步一步挪出了大厅,关上大门,然後以此生最快的速度逃离现场。

故事的最後,就像所有的童话一样,牧师和魔王幸福快乐的在一起了。

The end

-------------------------------

方士谦:这是哪门子的童话故事,我提出严正的抗议。

王杰希:抗议無效。

在FB全职社团裡发了方王方的涂鸦,然后被告知了方明华有老婆的
我基本上是?????的状态
谦谦你已经输给方明华了,不要难过我们抱着哭(。

激动的画了轩哥哥!
造型参考典藏版14集宣图
希望晚上可以梦到轩哥哥,今天早点睡了,大家晚安😄

这个轩哥哥!!!!!!!

我已经疯了,躺在地上求轩哥哥么么哒。

【方王】Back to you

方士谦在寒风中打了个喷嚏。

他已经在这条路上站了有好一阵子了,十二月的北京寒风刺骨,路上来往的行人都不自觉加快了脚步,奔向各自温暖的目的地。

除了我,方士谦叹了口气,裹了裹略嫌单薄的外套。

不知道秒针又转了几圈,在天色渐渐暗沉,他开始被冻得开始有些头疼的时候,一道阴影停在他面前。

王杰希裹着一条绿色的围巾,脸大概是被冻着了有些红,他提着一个塑料袋站在路灯下,影子被拉得很长,昏黄的灯光给他的五官铺上了一层虚幻的温柔。

方士谦笑了一下,张开冻僵的手臂,王杰希也对他笑了一下,随即快步向前。

下一秒,方士谦感觉自己的肚子毫无防备的挨了一拳。

“诶,剧本不是这样演的吧。”

王杰希朝他翻了个白眼,看也没多看一眼方士谦就甩着塑料袋潇洒的往公寓楼上走,方士谦愣了几秒,赶紧转身跟上。

“你这人怎么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按牌理出牌。”

“你才一把年纪了。”王杰希停在了一扇门前,空不出手来开门,他下意识的一手把袋子往后塞,方士谦自然地接过。

门开了,他摁下电源开关,暖色系的光瞬间在整个空间流窜,方士谦看了看,大部分配置都和他四年前离开时一模一样,连门口盆栽摆放的位置都没有改变,他不自觉浅浅的笑了一下,四年了,这座城市随着时代急速的改变,每天都有老旧的回忆在高速运转的社会裡凋零。

可是他们没有改变。

王杰希已经脱了鞋,向前走了几步,一脸莫名其妙地回头看方士谦。

“干嘛,进来啊。”

方士谦正要应声,客厅裡突然传来一声慵懒的猫叫抢了他的白,王杰希笑了一下,不理他走进客厅去了。

“……”

方士谦甩下两脚的鞋子跟进去,王杰希站在客厅的中间抱着一隻大白猫顺毛,背对着门口。

方士谦从背后狠狠地拉了一下王杰希的衣领,顺势抱住了他,猫大概是被吓了一跳,从王杰希怀裡跳了出来,跑进卧室,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干嘛。”王杰希挣扎了一阵未果,乾脆放弃,任方士谦抱着他。对方吐出的热气喷在他颈边,太长的头髮在他颊侧蹭来蹭去。

“吃醋。”

王杰希失笑,”你跟一隻猫吃什么醋。”

“这是原则问题。”方士谦放开他,把他转过身来,一脸严肃。

我怎么看不出你有什么原则。王杰希笑了笑,从正面给了方士谦一个迟来的拥抱。

洗完澡后王杰希和方士谦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转着电视,桌上摆着一包吃了大半的薯片,是王杰希从冰箱裡翻出来的。

方士谦整个人靠在王杰希身上,伸长手臂拿了片薯片放进王杰希嘴裡。

“今天早点睡,你明天还要上班。”

王杰希专心咬薯片。

方士谦又塞了片薯片给王杰希,”该办的事就等明天再说,我不会亏待你的。”

王杰希有点急的咬薯片。

方士谦又拿了一片薯片。

“你不说话就是没意见囉。”

王杰希这次不咬薯片了,狠狠地咬了方士谦的手。

电视上正巧在播着一部王杰希和方士谦还在队裡时曾经一起看过的老外国片,王杰希已经记不得片名,夜色已经很深了,猫已经沉沉睡去,电视的光影闪烁着照在他俩身上。

“王杰希……”

“嗯?”

王杰希下意识地回应,回头一看才发现是方士谦不知何时也靠在他身上打起了盹,正喃喃的说着梦话。

电影上的男主角正对女主角说着温柔的情话,王杰希笑了笑,低头在方士谦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知道了,欢迎回来。”

 

END

 

---------------------------------

 

惊不惊喜!本月更新终于破蛋了!这大概是这个月的唯一一篇更新了!【你不要

大家七夕快乐,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