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烟

头贴感谢字特别好看的岁岁!
@来口冰红酒
背景是燁燁 @秋燁 的图噢,她的画风超好看!

大家辛苦啦^_^!
不用沮丧,不管结果如何,天天都是我们的王!
评论抽三个朋友送这张图印本!
P1滤镜P2原图

投黄少!投黄少!投黄少!
你们难道不想看这个可爱又帅气的天穿红袍子吗!

(方王)七月中旬泡面的香味尚浓(上)

和嘿嘿的联文,主要是她的脑洞哈哈哈哈她太不清醒了!

交棒啦!下篇请往  @诶嘿嘿 那裏去找!

王杰希和方士谦一人骑着一辆脚踏车,在通往微草的道路上奔驰,王杰希的髮型被车速带来的强风吹得像是洗髮精广告的模特,肩膀上还披着一件随风飘动的微草外套,看着特别装逼。

一阵带着栀子花香的风迎面扑来,把王杰希披在肩上的外套一波带走了,王杰希还来不及感叹自己的造型被破坏,就听见身后传来方士谦的大叫和刺耳的急煞车声。

他赶紧停下车看看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一回头就看到他的外套挂在方士谦的脸上,后者停着车,一脚踏地仰头望天,姿势十足中二,就是没有要把外套拿下来的意思。

方士谦深吸了一口气,声音闷在外套裡有点模煳,”王杰希,你的外套裡还留着我们昨天吃的泡麵味儿。”

是爱情的香气。

王杰希:“……”

时间轴拉回前一天晚上。

王杰希和方士谦自主加训到九点半,回到房间时饿的头都昏了,可时间太晚,就算食堂还开着,俱乐部也不允许他们给选手煮消夜吃。肚子饿得头昏眼花的王杰希从宿舍房间裡翻出藏了很久的存粮,煮好开水后撕包装加调料倒水动作一气呵成,香气源源不绝的从碗裡飘出,把上铺昏昏欲睡但同样饿得半死的方士谦给惊醒了。

方士谦快速翻身下床,循着香气饿虎扑羊似的朝王杰希……的泡麵扑了过去。

王杰希眼明手快的把泡麵从方士谦的狼爪下移开,随后一个转身华丽的护住了泡麵,来不及收住攻势的方士谦就这样狠狠的一头撞到了王杰希的背上。

"嘶……"方士谦吃痛的摸了摸鼻子,锲而不捨的把下巴支到王杰希的肩膀上,一边说话一边轻轻地往王杰希的脸上喷气,王杰希偏了偏头,没躲过。

方士谦说的是:"让我吃一口。"

王杰希一脸嫌弃的把泡麵又移了个方向,低头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汤,"才不要。"

方士谦不死心的绕到正面,双手抓住王杰希的小腹要搔他痒,王杰希忍着笑手一晃汤差点洒出来,赶紧又吃了一口,然后单手把一支免洗筷插进方士谦右边鼻孔裡。

"你不对称。"王杰希一脸正经的说。

"说的好像你就很对称似的。"

出乎王杰希的意料,方士谦看来真的是饿昏头了,非但没生气,还一边耍嘴皮子一边锲而不捨要抢王杰希手上的麵碗。

方士谦鼻孔裡插着免洗筷凑过来的画面对王杰希来说实在太冲击了,他一个没忍住,嘴裡的麵溷着汤喷了方士谦一头一脸。

"我洗过澡了啊!"方士谦右边鼻孔裡插着支免洗筷,用全身的力气朝王杰希怒吼。

一瞬间震耳欲聋的寂静降临在几坪大的宿舍房间裡,方士谦把免洗筷拔出来,正要朝王杰希脸上砸时,他注意到对方正一脸复杂的盯着他身上看。

他缓缓低头,看到王杰希喷出的麵条在他的衣服上捲成了一个心型。

"你现在是想向我表白吗?"方士谦头髮滴着泡麵汤,十分耍流氓的把两隻手支在王杰希身后的牆上让对方无处可逃,整个人都快要贴到他身上去了。

"……我只是在想,你身上那件好像是我的外套。"

TBC.

谦谦没有吃到泡麵还被扎了鼻孔,但是他得到了爱情!!!

这篇文引发了我和嘿嘿和织言对于鼻孔的学术讨论,最不清醒的真的不是我,是嘿嘿!!!(甩锅

抽奖的那篇我把100字条件删了,要抽的回上篇找啊,大概放到明天

0706我们的魔术师,老王生日快乐!
老王生日抽奖,评论区抽三位朋友送小纸片!
抽奖条件:在评论区祝老王生日快乐并表白老王!

【王+方】装逼指南

我最亲爱的魔术师王杰希,生日快乐!!!!!


--------------------------------


六月中旬,在春日尚显温和的太阳已经开始大展神威,柏油路面的沥青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一道道锐利的光,走起来好像走在刀山上似的。


“好热啊……”方士谦用一手遮住眼睛以免被锐利的阳光刺伤,然后转过头恶狠狠地瞪着身旁的小鬼,虽然对方实际上只比他小一岁,目前还是他名义上的上司,不过方士谦宁可把他当成小鬼。


“再走一下就到了,前辈。”王杰希带着一顶低簷的绿色鸭舌帽防晒,也防粉丝,此时身上也是出了不少汗,不过抱怨无济于事,汗已经出得够多了,他就没再浪费口水。


“你还知道我是前辈啊!”方士谦皱着眉头小声嘟嚷,又甩掉了两滴汗,”那你还叫我跟你出来买水果!”


“正确来说,”王杰希擦了擦汗,”其实是你猜拳输了,所以我们不得不……”


“我跟你出来买水果你还不乐意了么!”


“……”当上队长之后已经有一阵子了,王杰希觉得自己还是拿捏不太到和这人的交往之道。


王杰希虽然不像喻文州那样,与人相处进退都精准有度又礼貌,让人没办法处不好,但他觉得自己应该好歹是能拿捏八成的。


他偶然的放飞仅限定在操纵着王不留行在比赛场上时,其他地方行事都还满合宜,从小到大也没树什么敌,对于方士谦这种状况他还是第一次处理。


说方士谦还在为了林杰的事生气,说不通,发布会前和他说清楚之后,他的表现也像是释怀了八成,剩下两成到现在也该消的差不多了吧!说方士谦摆前辈架子,也不太像,他觉得方士谦这人,虽然有点小孩子脾气,但大抵上还算个明事理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对着他就是……一副屁孩样,虽然比较失礼,不过王杰希真想不到别的方式形容这人。


算了,目前资料尚且不足,还有待观察。


边走边发呆,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超商门口,自动感应的玻璃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空调风从门内拂出,他流着一身汗打了个冷颤,身旁的方士谦倒是畅快的吁了口气。


王杰希在看水果的时候,方士谦蹲在旁边盯着一颗西瓜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似乎只是在发呆。


王杰希也不管他,迳自拿起别的西瓜一颗颗敲了敲,选了一颗西瓜放进篮子裡。


"你听得出来?"方士谦注意到他的举动,把眼神从那颗没什么特别的西瓜移开,一脸怀疑的看着他。


"嗯。"


方士谦看起来很想笑也很想呛他,憋的表情相当奇怪,王杰希没打算要理他,迳自往收银台走。


"喂!"方士谦在他身后喊他。


王杰希皱着眉头回身,他已经主动避免冲突了,这次他真不知道方士谦是想干嘛,结果一回头,只听到喀擦一声。


方士谦举着手机,一张欠揍的笑脸和手机镜头正一起对着他。


"一张可以卖50块吧,等你再火一点之后我看一张大概可以卖到100块,加油啊小王同志。"


小王同志这次是彻底无言了。


等到王杰希的私人照片一张就可以卖到200块的某一天,他自己回想这件事,当时果然还是太年轻,虽然王杰希刚出道就颇有许多老前辈那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动于色的架式,但是面对方士谦这种大事靠谱私事却不怎么讲道理的前辈,他还是很难一直保持冷静。


"……喂,王杰希你想什么呢?"


"想你真的太吵了,吵得我什么都没办法想。"王杰希一脸澹定的看着他。


他们刚开完一场会,就王杰希的说词这场会的目的是,"讨论下赛季针对蓝雨战术的几个对策",而就方士谦私下的说法这场会的目的是,"打爆蓝雨懒人包",两种说法基本上殊途同归。


方士谦站起身正要拿走离他最近的一罐酸奶,王杰希的手却比他快一些,在他即将碰到瓶身之前把那瓶酸奶捞走了,还向他挑了挑眉。


"卧曹,你这小鬼对我真是越来越没礼貌了。"方士谦胡乱啧啧了几声,一脸哀伤的感叹道:"想当年你还对我一口一前辈,那恭敬的!"


队裡其他队员拿着点心,视线好奇的在他俩身上飘忽不定又不敢停留,大家看来看去,场面相当诡异。


"……"王杰希撕开酸奶盖上的包装,用汤匙刮乾淨上面残存的酸奶,索性和他瞎扯了起来,"要对你这傢伙叫前辈我做了多大心理建设你知道么?"


"对,我这样玉树临风、风流倜傥、随便走到哪气场都是镇压全场的前辈,一定给你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吧?"


"你的确造成我很大的压力,不过主要是来自你训练的时候在我旁边抖脚,把我的睡相上传朋友圈,还在粉丝送我的眼罩上画大小眼。"


“你这说法不准确!”方士谦艰难的辩解,”那眼罩上本来就画了大小眼,我只是多加了几笔强调一下。”


王杰希懒得理他,把挖了两口的酸奶放在桌上去厕所了。


其他队员你看我,我看你,都对刚刚的话题相当好奇,但谁也没敢问。


方士谦的徒弟袁柏清和他师父完全是一个样,艺高人胆大,又和方士谦最亲,这种时候还是靠他出马了,袁柏清拉开方士谦旁边的空椅子坐下问,”师傅,队长以前是怎么样的呀?”


“你们队长么……”方士谦不知何时已经从桌上拿走了一瓶新的酸奶两手打开,嘴裡咬着一根pocky沾了一下,口齿不清的回答,”小屁孩。”


然后他又喀擦一下咬断了嘴裡的饼乾棍,一本正经的继续说,”现在是老屁孩,不过屁的方向不太一样。”


整间会议室静默无声,只能听见方士谦喀擦喀擦咀嚼pocky的声音。


方士谦环顾了一下会议室裡众人怪异的表情,有些是对着他,有些是对着他背后原本应该是空气的地方,大概也猜测出发生什么事了。不过他都打了多久的职业联赛,从小萌新都打成老前辈了,还能有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他澹定的低头滑开手机锁屏打开前置镜头,手往上一举。


喀擦一声,大小眼特写照轻巧入袋,高超的抓拍技术和精准的位置判断,看得在场各位看官只想击节讚叹,但碍于王杰希的队长威严,谁也没敢做出什么反应,会议室继续保持诡异的静默。


王杰希伸手没收方士谦的手机,阻止了他准备把照片群发的恶行,随后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坐下了。


“嗯,至于这个屁的方向是如何不一样呢,且待我给你们慢慢道来。”


方士谦把手上的残渣往王杰希袖子上一抹,看得所有人又是倒抽一口凉气,方士谦继续说,”他以前屁的方式呢,是装逼。打法那不用说,你们一定也听过那些传说了,装逼的不得了,然后对人呢又爱理不理的,一副高深莫测样,整个人散发一股中二小屁孩味儿……”


王杰希心裡暗想,我那不是装逼,那叫风格,而且我哪裡对人爱理不理的,我那是在你发神经的时候说的比较少罢了,然而我不怎么同意把发神经的你划入正常人的范畴啊……


袁柏清到底是方士谦带出来的,胆子比较大,在方士谦准备再说时打了个岔,”可是我怎么听其他前辈的说法,都是王队有责任感又识大体呢?”


这话倒不是在拍马屁,他只是照他以前看过的报导对其他老前辈的採访内容实话实说而已,虽然大家在接受这种採访时通常都会带点官腔,不过袁柏清看过影片,他觉得大部分人对他们队长的讚美都真情实感,毕竟镜头前的虚情假意还是很容易辨识的。


在场其他所有人在心裡默默点头,虽然在刚进队时,看王杰希和方士谦不时的互怼时他们也是感到相当震惊,没想到被盛誉为魔术师的王杰希和治疗之神的方士谦场上配合无间,私底下却还是你拿我一块饼乾我蹭你一衣服水这种小学男生互动模式,要是让粉丝知道可得幻灭不只一百次了。


不过鉴于队长在带领大家上阵时还是相当威武的,大家心裡总是忍不住还是假装没看到那些小孩子般的互动,心裡默默的把王杰希捧到了一个极高的位置,就差比赛打赢时没高喊吾王万岁了。


"唔,是没错,不过我觉得不冲突吧?”方士谦给这个问题下了一个跟没下一样的结论,结束了这一回合。 


很冲突呀!!!


大家默默的在心裡吐槽,但谁也没说出来。


方士谦不知何时已经吃完酸奶了,嘴边沾着一圈溷着巧克力的酸奶,好像冬末春初融雪没融乾淨似的那种颜色,他咂巴咂巴把嘴边的东西舔掉,”你怎么胳膊向外弯啊徒弟,你到底是谁养的?”


“……”


袁柏清对胳膊向外弯的评价表示沉默,怎么向自己队长弯一下就是向外弯了……


“至于他现在,就像你们看到的,风格改了年纪大了,不装逼了,所以就是一般的屁,没什么特别。”方士谦嘻嘻一笑。


其实除了浮夸了一点,说的还真没什么错,不过这裡应该没几个人看得出来。


“说完了么?"王杰希没什么表情,没有笑,也没有什么生气的样子。


微草队员也早就习惯了,他们的队长就是这样,不怎么容易受情绪影响,不怎么为小事计较,不是装的,而是真的不在意这些小事。也是因为这样,不论何时,队长的背影都显得特别可靠。


平常可能偶尔方士谦皮了一下他回个嘴,不过决不会为这种事伤感情。


王杰希之于他们像一座山,坚定又不易动摇,提供他们这些刚成长起来的小草一个地方能够安身茁壮,直到有一天,长成独当一面的大树。


他已经习惯把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扛。


这些事情,方士谦又何尝不知道,他几次晚上去自动贩卖机买饮料,昏暗的走廊上整排办公室都已经没人了,但经过队长办公室的时候,总还会有暖黄色的灯光从门缝裡流洩出来,就好像王杰希操纵着王不留行,骑着扫帚在最前线冲锋陷阵时,灭绝星辰在后头洒落的点点星光。


后来方士谦就习惯了,晚上去买饮料的时候顺便买一瓶可乐放在门外的柜子上。


偶尔他也会走进去看看王杰希在干嘛,对方通常在整理一些文件,如果隔天有检讨会要开,就很有可能是在看视频,这种时候方士谦常常乾脆就坐下来和他一起讨论,离开的时候顺便瞎扯几句,话题总是不离下一个赛季的展望,还有下一个冠军奖盃。


"要快啊。"方士谦把可乐空罐压扁,随手往不远处的回收桶一丢,运气很好一次入袋,"你都从小屁孩长成老队长了,再不快我就要退役了。"


"很快。"王杰希总是收拾着文件这么说,掩不住嘴角的笑。


"你倒是会说。"方士谦哼了一声,"一定要做到啊。"


"一定。"


第十赛季刚打完的某天一大清早,微草大门的门铃被摁响了。


建筑裡面乒乒乓乓的一阵之后,一个小年轻睡眼惺忪的把门推开,似乎是刚睡醒力道还掌握的不太好,铁门差点呼到门口的人脸上。


按门铃的人戴着一顶鸭舌帽和大大的墨镜,穿着简单的白T恤和牛仔裤,还染着一头浅色的头髮,看着特别装逼,看到有人来开门,把墨镜拿下来,冲着开门的人笑的一下。


"呃。"那个年轻人搔了搔头,这么一大清早的来按门铃一般应该是有什么急事,不过眼前这人看起来又不太像,也没听说有哪个战队成员的亲友要来探访,那人搔了搔头,看看年纪该不是哪个训练营学员的哥哥来了吧,怎么没填申请表格啊更何况现在也不是会客时间……,"你找谁呀?"


站在门口的青年没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笑笑,开门的年轻人正觉得奇怪时,一隻手伸过来把青年往旁边一推,推进了B市早晨虽然还不热辣,却已耀眼无比的阳光裡。


一下子照进来的光晃得小年轻一下子睁不开眼,等他重新定神,发现站在阳光下的人穿着一身宽鬆的运动服,却仍然挡不住一股与生俱来似的气势,正是早上起来晨跑的微草队长。


"这么久不见你就这样对前辈的啊?"


"连续几年失踪的人,突然大清早跑来骚扰的人我怎么盛大欢迎?"


"我这不是熟知你这大清早不起来跑几圈不舒服的药性才算着时间来的么?"


开门的年轻小子听见青年对着王杰希自称前辈而王杰希也丝毫没有反驳,又看两人熟络的样子,再怎么迟钝大概都要猜到这人是谁了,他赶紧开门请两人一起进来。


"门房怎么都换人了?"方士谦坐在微草门口的阶梯上用手随意的搧着赶蚊子,王杰希就站在他旁边。


"之前的大爷一年前回老家去了。"


嗯。方士谦简单的应了一声,看着微草建筑斑驳的外牆发了一会呆,这栋建筑一直都没什么变,不过裡面的人一个一个的换,那时候屁颠屁颠跟着他的徒儿现在也已经是独当一面的治疗了,而队裡的老前辈更是早在他离开时就已经走的乾淨。他走了以后,连从微草大楼刚建起就待在这的门房大爷也换了,他们那一个世代,这裡也就剩下王杰希撑着了。


"再装呢?"王杰希看方士谦一手撑着下巴,看着微草大楼发愣,一副忧国忧民的文艺青年样,忍不住好笑。


"嗯?"方士谦对他莫名其妙蹦出来的结论发出一个疑惑的鼻音。


"你不是说么,不说话装高深莫测,一副装逼样。"


"靠。"方士谦笑了,声音在清晨空荡的微草前院迴盪,"你怎么记仇那么久,你那时装装逼又没什么,人不装逼枉少年啊。"


"我也早过了少年了。"王杰希靠着他旁边的牆。


方士谦抬头看他,斑驳的树影在王杰希脸上晃动,一半是光,一半是影。


“不少年,不过还是有些得做的事啊。”方士谦微笑,往前走到树荫外,让自己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下,”我现在已经没法做了,不过你还有机会,再干一回。”


昨天下了一场雨,王杰希嗅着清晨空气难得清新的味道,也走到了阳光下,看着乾淨的天光。


在雾霾浓重的B市,这样的景色并不常见,许多时候他都是戴着大大的口罩出门,似乎永远隔着一层厚尘视物,即使有阳光,看起来也总是髒髒的不怎么亲切。


不过也会有这样的日子,清澈的光笼罩整个大地,眼目所及的事物都闪闪发着光,好像他曾经站在颁奖台上,舞台上的聚光灯照到他手裡的冠军奖盃上,梦想经过无数个没有星光的奋斗日子,终于就在他们的手中,闪亮却不刺眼,映出他们一张张哭得乱七八糟的脸。


方士谦朝他伸出了手,阳光下他们击了个掌。


不再少年,好像没了年少轻狂的资本,不过有些事还是得完成的。


“再一个冠军。”


“嗯,再一个冠军。”


END


晒晒朋友给我画的王不。
灭绝星辰我画的,其他都朋友画的。

【黑遍】王杰希:原来他才是被魔法选中的人???

老王对不起,我完全没想到画风会变成这样哈哈哈哈!我对你是真爱啊你信我!

那撒修:

√三句话搞事联文活动,你们将见证放飞自我的太太们

√每人限定三句话,无CP,友情向

√画风各种急转弯突变,请系好安全带


这是一个惊天地泣鬼神还感人肺腑的故事


1 小七  @那撒修 

王杰希骑着灭绝星辰路过烤肉摊, 
他看见孙翔竟然拿着却邪在烤鸡, 

王杰希惊讶的问道——


2 织言   @织言 

“难道却邪不是用来晾衣服的吗?” 
孙翔惊讶地正准备说话时, 
叶修带着邱非从旁边路过,说—— 


3 翠烟     @翠烟 

"邱非你快给他们示范一下却邪的正确用法。" 
于是邱非从孙翔那抢过却邪, 
往王杰希的方向一挥—— 


4 丢丢      @一只丢. 

只见矛尖一道七彩闪光直逼人眼, 
无数彩条从天而降落在王杰希头上, 
路过的黄少天不由得拍手叫好,大声嚷嚷—— 


5 诶嘿嘿      @诶嘿嘿 

“小朋友加油啊!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咳咳咳咳咳——” 
“黄少没事吧??!” 


6  奶酪     @翻滚の肉团 

没有人理会快要咳死的黄少天。 
邱非认真地说:王杰希前辈,你愿意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吗? 
王杰希:什么?我不是魔法少女? 
 
 

7 阿(马赛克)青(马赛克)   @青霭白云 

(应阿青要求走心的马赛克)

魔法少女什么的,本王其实很资深。 
王杰希当场展示了一套魔法少女变身术,重重蕾丝裙下灭绝星辰呼呼作响。 

邱非呆愣在当场,回头对叶修说:“前辈,你说的不是这样!”


8 糖糖   @喻文婷 

王杰希突然一扫把拍向叶修。 

突然,喻文州从路旁出现,用灭神的诅咒敲向王杰希。

于是王杰希和喻文州打了起来,把叶修、邱非、黄少天晾在了一边。

 

9 孤舟  @夜雨声烦在孤舟 

黄少天加入了战局, 
以用冰雨捅了王杰希一剑起手, 
王杰希很无语:“二打一,有意思吗?” 
 

10 阿漓   @苏小漓么么哒 

诶哟,这个内容以前没训练过吧? 
来来来感受一下我们兴欣特殊集训。 
叶修把手里的千机伞拆了拆分成几件发给了围观的小朋友们。 
 

11 阿岁   @来口冰红酒 

邱非看了看众前辈,一头黑线。 
王杰希放了个星星射线,喻文州的六星光牢紧随其后。 
然后一旁的树倒了,砸到了黄少天。 
 

12  梨子   @七月流莺 

黄少天被树砸到了胯子,大叫起来, 
“掘柑掘桔掘金桔掘鸡掘骨掘龟骨掘完鸡骨掘金桔掘完龟骨掘鸡骨!!” 
孙翔此时突然惊醒,“邱非你把我的鸡拿哪去了???” 
 

13  雁归   @陆相期 

邱非战矛一挥:“你。。可以去掘鸡骨” 
孙翔大喊“呀——巴啦啦能量!还我鸡来!” 
王杰希听了瞪大了双眼看着孙翔“这。这才是被魔法选中的人!” 
 

14  小酒   @来口冰啤酒 

“砰”的一声枪响,周泽楷闪亮登场。

MK14EBR狙击枪口冒着被拦下的魔法光波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

每次联文都离不开吃鸡?

肥肠感谢脑丝们的参与,掌声送给社会人英明神武、大写的加粗的优秀的脑丝们!


【韩高】钢管舞王韩文清

这是一个标题很搞事内容很正经很正经的拉郎cp文哈哈哈哈哈!!!


请韩粉不要看到标题就准备爆打我哈哈哈哈哈哈!


姊妹篇请去看 @诶嘿嘿未来的蹦迪小王子高英杰初恋第二天遭遇到了父爱


夏休期将至,高英杰从许久不见的好友那裏收到了一张票,假日晚上在B市看艺术表演的。


好友说是转发抽奖抽到两张票,发现地点刚好和他家挺近,就想问问他有没有兴趣。


高英杰上网搜了搜那个表演,节目五花八门,从一般唱外文歌的到跳钢管舞的都有,他想了想和朋友好久没见了就答应了。


其实高英杰虽然是个电竞死宅,却对这种歌唱舞蹈类的艺术表演不大排斥,他在学生时期参加的就是学校的舞蹈性社团,性格腼腆的他甚至因此得到了舞蹈小王子的外号,迷倒了学校裡一票妹子,说他是那什么的,反差萌。


加入微草之后这段历史自然就被掩埋了,不过高英杰一直觉得,他的心底深处,燃烧着一个舞王的灵魂,随时在召唤着他,以致于他每次买早餐路过一群跳广场舞的大妈,都克制不住自己羡慕的眼神。


走在一旁的乔一帆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你妈妈在那裏跳舞吗?"


高英杰回过神来:"啊?没有啊,怎么这么问,我就是觉得广场舞也挺好的。"


乔一帆:"……."果然不是错觉,小高最近压力太大了。


表演当天晚上高英杰和好友去附近简单吃了个饭就前往表演会场,人不多,座位上疏疏落落的坐着几个人,好友问,"你看过节目表了吧?"


高英杰说,看过了。


好友:"你最有兴趣的是哪个节目啊?"


高英杰扫了一下手上的节目单,去掉几个歌唱性质的节目,想了想,"钢管舞吧?"


"诶!"好友吃惊的看了他一眼,"我以为你是那种清纯派的呢,没想到口味这么重啊。"


"不是。"高英杰哭笑不得,"其他类型的表演我都看过了,就这个没有,我就特别想看看。"


"噢。"好友点点头表示理解,这时灯光暗了下来,"要开始了。"


一开始的表演除了少数稍微有趣地之外,没什么特别的,前一晚打BOSS没怎么睡的高英杰看得有点睏,揉了揉眼睛,好几次差点睡着,意识涣散的时候身旁的好友推了推他,钢管舞表演要开始了。


高英杰睁开已经半闭的眼睛,随着音乐响起,走出来的并不是一个美女,而是一个戴着面具的高大男子,高英杰有点惊讶,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那个身影有点熟悉。


身旁的好友低呼,"卧曹,居然是男的,而且这个勐男好……"


高英杰发着愣接口,"好像韩队啊。"


好友:"什么,你刚说了什么吗?"


高英杰正襟危坐,"我什么都没有说,你想说什么?"


"噢,我想说好勐,身材好好。"


高英杰看着舞台上的人在钢管旁翩翩起舞,表演没什么出格动作,表现的纯粹的艺术美感,不过高英杰的心思却早就不在这裡,他越看越觉得那男人特别像霸图队长韩文清,明明看不到脸,不过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接下来的表演他都没什么心思看了,浑浑噩噩的陷入了那个长着钱包脸的霸图队长其实是钢管舞者的恐惧之中。


然而他发现他心底除了惊恐还有点莫名的情绪,他一直觉得联盟裡没有人能理解他骨子裡联盟舞王的灵魂,如果台上那个人真的是韩文清前辈,那他是不是,可以看到自己心裡那团燃烧的火?


直到身旁的好友推了他三下他才惊觉表演已经结束,朋友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喝个酒。


“啊,不了,我不喝酒。”


“噢,那我和朋友到附近喝两杯,先散了?”


“啊,掰掰。”高英杰对着朋友挥挥手,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默默的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高英杰靠在后门出口外的栏杆随意划拉着手机,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在他连续读了五条黄少天的朋友圈,点了五次查看更多后,门内走出一个人,在昏暗的街灯下看不清脸。


高英杰抬头,正好与那人四目相对,那人顿了一顿,没什么反应就要离开。


“韩队!”


“……?”那人脚步顿了顿,随后又提步向高英杰走过来。


确认身分之后高英杰觉得心脏已经快要从喉咙裡跳出来了,他忍住拔腿就跑的冲动,站得直挺挺的像棵树。


走近一点之后韩文清似乎是看清楚他的脸了,鬆了一口气,”原来是你。”


高英杰正要开口,韩文清又皱着眉头说,”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閒晃,王队是怎么教的。”


高英杰一听有点来气了,虽然对方是大神前辈,不过队长是他最崇拜的前辈,听到最尊敬的队长被念了,高英杰觉得自己还是要反驳一下的,”韩队你还不是,这么晚还在外面閒晃,韩队……”


高英杰原本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和他说韩队是怎么教的,无奈说到一半才想起来,自己面前站着的正是韩队,一时间什么都说不出来。


韩文清略略挑了挑眉,似乎是在等他说下去。


要是现在换是卢瀚文在这裡,被黄少天调教出来,古灵精怪的卢瀚文可能会马上改口”韩队您真是文武兼通智勇双全,在下自叹弗如。”不过高英杰终究不是卢瀚文,他一下子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高英杰憋了半天啥也没憋出来只一直低着头,韩文清看他这副委屈样,想大概是自己太严肃吓着小孩了,于是他勉强的挤出了一个柔和的微笑。


高英杰都快哭了。


两人一起走在夜幕中,影子在一盏盏街灯下变得模煳而散乱,高英杰什么也没有说,他觉得这时候说什么似乎都不恰当,于是只是乖巧的低着头,专心的踩地砖没有线的地方前进,数着格子等着韩文清发话。


过了不知道多久,韩文清严肃的开口了,”你……”


高英杰立刻停下了数格子的动作,屏气凝神的等着韩文清发话。


“你吃晚饭了吗?”


“……”高英杰沉默了一下,万万没想到说的是这个,不过他并没有吐槽,”吃了。”


“噢。”韩文清简单的回了一个字,两人又陷入了无止境的沉默。


高英杰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开启话题并不是他的专长,不过他告诉自己要努力,他用力的咬了咬下唇,小声地开口了,”前辈……”


韩文清打断了他,”刚刚你在的么?”


高英杰没有说话,他知道韩文清正看着他呢,他轻轻的点了点头,不敢看韩文清的反应。


韩文清似乎吐了口气,不像叹气,倒像是下什么决定前的准备似的。


“你想要听么?”


高英杰又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好吧。”韩文清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厚重严肃,但不知道为什么,高英杰就是有种感觉,对方比刚才放鬆多了。


“我第一次接触跳舞是在我国一的时候。”


高英杰不自觉的放轻了呼吸声和脚步声,深怕一点细小的噪音干扰了这位前辈。


“那时……我们选社团,是照抽号顺序选的,我抽到了最后一号。”


高英杰瞭解这种悲催的心情,有次微草无聊roll点玩,他第一个roll到了一点,然后队长就在他后面roll了个99点,他当时简直想摔手机。


“到我的时候,已经没什么社团有缺额了,尤其热门的运动性社团几乎全都满额,剩下的都是些写写画画的玩艺儿,我没兴趣的,这时我就注意到了最角落的一个社团,钢管舞社。我当时只想着练身体,钢管舞就钢管舞,又没什么,于是我就加入了这个社团。”


高英杰忍住倒抽一口气的冲动,他知道自己即将进入故事的核心。


“一开始就当体操练,我也没什么特别感觉,比较有感觉的倒是一起练的全是女同学,都很怕我。”


高英杰心裡默默吐槽,大概是长相的关係,不过他当然没有说出来,听了这么一会,他觉得这个前辈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可怕,是个有故事的人,他看着昏黄灯光下韩文清的轮廓,突然感到了一点亲近感。


“于是我就一个人练习,越练越感受到了这其中的趣味所在,不过老师总夸我跳的好发表时又不让我上台,原因我自己当然也清楚,但和我无关,我就是自己练习。”


高英杰沉默了,这位前辈果然做什么都是全力以赴一往直前的,即使不一定能得到回报也一样。


“加入战队之后很忙,当然就没什么时间跳舞,不过有空的时候我还是会练习练习,结果刚夏休期我就接到了我以前那个舞蹈老师的电话,说是他们团裡负责钢管舞的人受伤了,但他们最近有个小表演,问我能不能帮个忙,我就答应他了。”


故事说到这裡也差不多说完了,韩文清又吐了口气,高英杰也忍不住跟着鬆了一口气。


沉默良久,高英杰总觉得自己应该回应点什么,于是他停在了灯光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想了想又补了一句,”队长也不会的!”


韩文清似乎是笑了笑,高英杰觉得这个笑比刚刚那个勉强挤出来的笑好看多了,他说,”我知道。”


韩文清停在了下一盏街灯下,回头看着他,影子高大而孤独。


高英杰有些惊讶看着这位前辈对着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时间已经相当晚了,衬着远处的万家灯火迳自闪亮。


高英杰觉得那些光芒都比不上眼前这个浅浅的笑。


他甩了甩头,把奇怪的念头甩开脑海,三步併作两步追上韩文清,小小声的说,”前辈,我也告诉你一件事。”


韩文清轻轻的应了一声,他低头看了看身旁的高英杰,他对这位年轻的选手的印象大多留在场上,对真人倒不熟悉,今天一聊,别的不提,竟感觉对方有点可爱。


心裡这么想,韩文清当然还是面不改色,见对方半天没作声,又开了口,”怎么了么?”


“前辈……并不是一个人……”


“嗯?”韩文清停下了脚步低头,高英杰正好抬眼看他,韩文清看到高英杰眼裡的流光,倒映的灯火裡流着一个他。


“前辈……那个……”高英杰又咬了咬嘴唇,”前辈,其实我也特别喜欢跳舞,真的。我们以后,有机会说不定可以……一起跳试试?”


韩文清的表情看上去丝毫未动,不过高英杰却从他眼裡看到了狂喜。


“好!”韩文清点了点头,对他来说,最深情的表白不过如此。


高英杰放鬆的笑了笑。


两人肩并着肩,脚步坚定的向前走去。


END


--------------------------


到底为什么我只是想搞个事,最后搞得这么正经还爆字了哈哈哈哈哈!


万恶之源:





【方+王】一件小事

非cp向。

求票来了!!!!!(超晚

看到的碰油B萌拜託你们给老王一票!!!!!

登进去了发现我帐号要实名就放弃了,不过还是要给老王求票!!!拜託大家了!!!!!

----------------------------

王杰希梦到自己cosplay着王不留行,骑在灭绝星辰上,背后不断洒落的五毛特效星光在他快捷诡谲的操作下,在空中留下一道道闪亮的轨迹。

王杰希觉得自己简直帅的要上天了,不,他已经上天了。

就在他一个急转弯要绕过前面飞过的一排长相奇怪的鸟时,原本晴朗的夜空中突然变得乌云密布,对着他的方向打下了几道雷,把他连人带扫帚的打趴了。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王杰希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但雷还在响,他有点茫然的压了压睡翘的头髮,把头转向窗子外面看了看,看到的是晴朗的让人开始担心什么时候会限水的蔚蓝色天空。

这是一个刚打完比赛的周末午后,王杰希正在进行一个极为神圣的、他平常没什么机会进行的活动,睡午觉睡三个小时,活动进行到尾声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连绵不绝的敲门声,摇身一变成为了王杰希梦裡的响雷,把王杰希从cosplay王不留行秀操作的美梦裡砸醒了。

王杰希跳下床去开门,开门的动作太大扬起了一阵风声。

方士谦站在他门外,抓着手大叫。

“卧曹卧曹卧曹王杰希你这是杀人啊?谋财害命啊开门不要那么大力成不成!你这是缩短我的职业寿命!”

王杰希强忍着把门往人脸上甩回去的冲动,”你是黄少天上身啊?你这是干嘛?”

“我放在厨房裡的零食不见了!”

“干我什么事。”王杰希烦躁的压了压睡乱的头髮。

方士谦仔细地端详了一下他脸上因为睡太久乱七八糟的压痕,觉得相当新奇,别人看的都是手相,看手纹的,我们队长如此的标新立异不落俗套,他这睡成这样是要给我看脸纹的么。

王杰希被他看的心裡发寒。

“你刚睡醒的时候大小眼感觉特别明显啊。”方士谦给刚才的对话下了一个简单明瞭的结论。

王杰希觉得自己真是世界上脾气最好的人才没有把眼前这人暴打一顿然后丢出微草大门,这时候他已经醒的差不多了,他耐心的提醒方士谦,”你刚刚说你放在厨房裡的零食不见了。”

“喔对!!!”方士谦惊醒了,”是不是你吃的!!!”

“……不是我,我觉得你的零食被吃了,你第一个应该找的是你家乖徒弟,不是我。”

王杰希觉得方士谦和袁柏清两个人一个样,像两隻仓鼠,一边吃东西一边存东西,平常方士谦教袁柏清打荣耀的时候就是一只大仓鼠带一只小仓鼠,两隻仓鼠毫无身为仓鼠的自觉,把自己当成老虎拿着十字架就冲上去,然后敌人可能还真的被他俩咬死了……

“不是,我问过他了。”方士谦一脸严肃,”而且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你,你爱吃零食,而且那堆零食裡有一打可乐。”

王杰希冷漠的微笑。

后来真相水落石出,经理召开会议的时候怕大家睡着,看到厨房裡有一箱可乐和零食就直接拿来让大家分了,方士谦也参与了那次会议,然而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你自己吃了自己的零食都没感觉的。”

王杰希狠狠的鄙视。

“你还不是吃了我的东西还不承认!”

方士谦无用的狡辩。

王杰希喜欢吃零食,尤其喜欢喝可乐,这是全队上下都知道的,在王杰希刚出道时,前辈们就特别喜欢买各种零食来投喂他们这个小队长,毕竟他们的队长荣耀打的好,还成熟又有担当有领导能力,唯一让大家感受的到他还是”小”队长的地方就是他喜欢吃小零嘴这点了,所以投喂王杰希成了队员们的例行公事,后来方士谦乾脆很热心的帮王杰希在队长办公室门口摆了一个篮子,上面写”接受投喂,不接受贿赂”。

王杰希:”……”

王杰希年纪稍微长了一点,有了点养生(?)概念,零食吃的也少了,后来就把那个奇怪的篮子收起来。新队员们大多不知道队长喜欢吃零嘴这件事,老队员们又一个一个退役,知道这事儿越来越少,最后就剩方士谦一个。

他们拿冠军的隔天,方士谦跑去外面买了一个廉价的塑胶奖盃,裡面装了一堆pocky、软糖、棒棒糖之类的廉价零嘴,外加一箱可乐,趁着王杰希去上厕所的时候放到队长办公室的桌上,压着一张纸条写,再拿个冠军。

王杰希:”接受投喂,不接受贿赂。”

方士谦:”呵呵。”

后来方士谦也退役了,邓復升偶尔去便利店的时候还会买几包零嘴回来塞给王杰希,等邓復升也离开之后,就真的没人做这件事了。

虽然王杰希对自己表示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再吃这么多零食也不大合适,不过他有时离开队长办公室的时候还是会下意识的看向原本摆了点心箱的那个小空地。

王杰希又做自己cosplay王不留行骑着灭绝星辰在天上飞的梦了,动作和之前的梦比,好像没有那么无法预测,不过王杰希觉得自己还是很帅,不一样的帅法,这次他飞了很久,没有雷把他打下来,他很顺利的一觉到天亮。

隔天早上去办公室的时候他发现门边放着一打可乐跟一小篮进口零食。

王杰希嘴角微微的弯了弯,推开门走进晨光裡。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