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烟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王方】Dreams

方士谦最近频繁的梦到自己的童年。

 

说是童年也不太正确,梦裡是他小时候的模样,但是他小时候分明就不认识梦裡的另一个人,所以梦的内容方士谦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都是假的,但梦裡的感觉却真实的令他害怕,每天的梦内容基本上都不相同,断断续续可能接着前一天的梦,也可能开始了一个新的故事。比起那些怪诞离奇的梦境,这更像是一部老旧泛黄的纪录片,钜细靡遗的,地毯式的纪录他和另一个不认识的孩子琐碎的生活。

 

他梦裡的另一个孩子行为和同龄的孩子相较起来特别的难以预测,从来也不表现出一点这个年龄该有的幼稚,他感觉到从前梦裡的自己是不喜欢他的,但梦越发展到后来乎越不是这样。

 

这很不寻常,他的感情似乎是随着梦裡的事件在波动。

 

他一开始不以为然,就当在梦裡看了一部部纪录片,还能看到主角内心的波动,虽然有点奇怪,不过只要不去想主角是自己倒也还好。不过最近他发现自己开始忘掉一些以前的事情,从他人口中转述的他的童年记忆听起来是那么的陌生,反倒梦裡的那些事才像是真的一样。

 

他觉得有点毛骨悚然,终于找了一天去看了精神科,他不愿意承认自己精神异常,不过他已经失眠好几天了,再这样下去似乎也不是一个办法。

 

他推开诊疗室的门,医师坐在透过窗户洩进来的一方阳光裡翻看资料,听到开门声,他抬起头来看着他。

 

方士谦没移开视线,猝不及防撞进了对方的眼裡,感觉自己好像突然回到了梦中,那个泛黄的梦,那些若真若假的画面,奇异的少年,一瞬间全部闪过他眼前,晃动了一下,像水面被搅乱的波纹,一切又回到了现实,医师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担忧的看着他。

 

方士谦不知道为什么,他甚至觉得对方的眼神有点温柔。

 

“你看起来有点恍惚。”医生开口了,”怎么了吗?”

 

刚刚的一切彷彿都只是错觉,一切又恢復了正常,方才医生眼裡闪过的一点温度彷彿也只是他的错觉,抑或是对病人普遍的一种怜悯。

 

“我最近一直做着一个奇怪的梦。”方士谦开口,”而且那些梦似乎一直在取代我从前的记忆,我梦的越多,我忘掉的就越多。”

 

方士谦皱着眉头开始陈述,他挑了梦裡几个比较特别的事件来叙述,他发现医生的表情变得相当古怪,忽阴忽晴的让他读不懂,他终于忍不住停了下来。

 

“怎么了吗?”他停下来的同时医生也抬起了头,他们四目相交的瞬间方士谦感觉自已似乎又要陷进去了。

 

他及时抽离出来。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但他每次看进对方的瞳孔裡,就感觉好像看到了什么失而復得的珍宝。
 


“嗯……”医生沉吟了一下,有好一阵子,他们就这样互视着,烟尘随着午后的阳光熘入他们之间,又流动着熘走了,提醒着两人时间的前进。

 

“你有没有想过,这些梦可能才是你真实的记忆?你试着去想想,那些还没有被梦境覆盖到的年纪,你想的起那些时间的记忆吗?”

 

方士谦开始回溯,大部分的时间他都能想起一些重要的事件甚至一些琐碎的细节他都还能钜细靡遗地描绘,但到了十岁之前他发现他的记忆似乎中断了,再往前就是那些梦境,在他的梦境裡他似乎是从五岁开始进行,到现在才进行到八岁,然而关于八岁到十岁中间的两年,他的记忆彷彿是一张白纸,他再怎么绞尽脑汁,仍然什么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他不免有些惊恐,”难道我失忆了。”

 

“你不是最近才失忆,你应该是失忆很久了,中间那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你完全没察觉这件事,直到最近你的记忆似乎又因为某件事开始回流,反而导致你终于发现了你从前失忆的状况。”

 

“我刚就想说了,医生,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你在做梦吧?”对方很快地就回答了,眼角却不可掩饰的掠过了一丝鲜明的笑意,比午后的阳光更灿烂,让他移不开眼。

 

像漫漫长夜裡的一颗不灭的星。

 

“说的是,我在作梦吧。”方士谦复述了一次,莫名的笑了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些什么,就是莫名的觉得心情愉快。在精神科的病房裡没来由的感到心情愉快,这说出去估计真的要被当成精神病了。

 

“所以医生,你的意思是,我的记忆现在正在回流,我不用理会,等他自然而然流到头就是了?”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对方点了点头,又补充,”记得来找我做追踪,有空就来。”

 

“我还有一个问题。”方士谦眼神闪闪烁烁,好像在期待着,却又不知道期待着什么。“你有办法知道我梦裡的人是谁吗?”

 

“谁知道呢。”对方轻鬆的笑了笑,”说不定哪天你突然就想起来了呢。”

 

噢,说的对。方士谦点点头,站起身来道了谢准备离开,他要转身时终于想起瞄了一眼对方的名片。

 

王杰希。他在心裡默念了几次,觉得来之前的空洞和不安都被一扫而空,有种失而復得的喜悦感。

 

是得了什么呢,得到解答?得到以前的记忆?

 

他沉思着离开了,嘴裡还喃喃念着王杰希的名字。

 

王杰希笑了笑,在看诊纪录上龙飞凤舞的签了个名。

 

他已经开始期待夜的到来,期待着在梦境中另一个他与方士谦共度的回忆。

 

END.

 

--------------------------------------------------------

 

一个奇怪的尝试,哈哈哈。
试着在变自己的文风,好难啊>_<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