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烟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方王】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

 又续写了原本的还有做点修改,昨天的删掉啦!

--------------------------------------------

方士谦开着车在彷彿没有尽头的公路上疾驶着,王杰希坐在副驾斜着头,已经睡着有一阵了。

周围什么也没有,只一片黄沙滚滚,偶尔几丛低矮灌木,方士谦就这样沿着这条漠上公路一直开着,开到哪了其实他自己也搞不太清楚,他低头想看看导航,却发现导航的萤幕乱闪得厉害,看来似乎是故障了。

 "到哪了?"

"我也不知道。"

王杰希揉揉眼睛撑起身子来,方士谦想这傢伙果然是累坏了,刚退役还有不少交接的事情要处理,这次旅行的日期也一推再推,好不容易事情都处理完了才脱身出来。

"打个电话给旅店问问?"

"这漫天黄沙的你让我怎么形容周遭地景啊,我开了有几十里周围都长这样了。"

"那停会儿吧,我看看地图。"

王杰希又揉了揉眼睛,伸手去车门上的储物空间试着拿地图,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见了,方士谦盯着对方刚睡醒迟缓的动作总觉得可爱,没忍住探头亲了一下他的耳朵。

"干嘛呢。"

王杰希停下了手边摸索的动作,转身瞪他。

方士谦又亲了一下,这次是嘴,两人的嘴唇都有些乾燥,挨挨蹭蹭的彷彿要起了火,方士谦把舌头探进对方的口腔裡,勾出一些唾液来濡湿彷彿要乾裂的嘴唇,然而那火却没熄,只有愈烧愈烈的趋势。

分开之后两人都喘得厉害,方士谦盯着对方阳光下映照下线条略显温柔的脸。

"好久不见。"

他突然笑了。

几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到了旅店,经过一顿波折两人都累得够呛,上了楼行李一丢,方士谦直接赖上床就不动了,怎么叫都不起来。

"再不起来我就自己把车开走把你丢这儿了。"

"别啊队长,你捨得吗。"方士谦用了许久不用的称呼,王杰希一个恍神,彷彿回到很久以前,方士谦趁机伸手一拉,他一个重心不稳也跌上了床,他把他抱住,闭上眼就不干了,王杰希挣了几下没挣开,乾脆放弃了抵抗,跟着闭上眼。

"明天去哪儿。"

"不知道。"

"乾脆哪儿都不去,就待在这儿。"

"你想做啥呢。"

"你说我想做啥。"

王杰希睁开眼睛,方士谦笑的流氓的脸近在咫尺,王杰希差点就揍上去了。

"卧曹,你倒别突然睁眼啊,你那大小眼吓坏我了你捨得吗。"

王杰希真的揍上去了。

"怎么。"方士谦眯着眼痛呼一声,"谋杀亲夫啊。"

王杰希没理会,迳自挣开对方的手坐了起来,伸手去摸平板要查资料,才打了没几个字手就被按住,方士谦整个人从背后贴了上来,骨节分明的手搭在他的手上,王杰希甚至能感觉到灼热的心跳一下一下撞击在他背上的力道。

这傢伙今天怎么搞的,腻的不得了。

王杰希回头在他脸上落下几个安抚的亲吻,顺便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来一趟说走就走说停就停的旅行不好吗,流浪似的。"

"你今天怎么这么噁心。"王杰希毫不遮掩的表示了自己的嫌恶,却也没有反驳,"这什么狗血肥皂剧台词。"

"我怎么就噁心了,这叫文青你懂不懂。"

王杰希不理他,把手上的平板随手往旁边一丢,站起身来。

窗外早已日落,只有地平线附近还残留一点斜阳的馀晖,和远方不知名的星争着一点光彩。这裡的晚霞特别乾淨,和城市裡那残妆妇人似的感觉是不同的,是一种不可名状的壮丽的美。

王杰希让方士谦先去把一身臭汗给洗了,自己靠在窗边看着外头出了神。

真的已经挺久没见了,自从那傢伙八赛季退役,自己继续打了四年,中间断断续续地有讯息或电话联络,他却从来没回来过。在这裡独自看着曾经打拚的同伴一个个转会或者退役,然后当初那些新人一个个出道,这个圈子就是这样,人流随着光阴的穿梭来来往往。

却没有一个像是方士谦的。

王杰希发了会呆,感觉自己快变成沉思者的石像了,赶紧起身,拍拍身上的灰,拿起刚刚被他丢在一旁的平板起来想看部电影,想想似乎少了什么,又伸手去翻行李箱,拿出一瓶苹果汁。

长途旅行不适合带碳酸饮料,可乐是没带了,这个将就将就也是行的。

方士谦一身湿着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王杰希翘着脚喝着果汁,坐在床上看电影的景象,他听着配乐总觉得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哪部老电影。

他走过去探头看萤幕,头髮上的水滴了几滴到平板上,王杰希伸手抹掉,按了暂停,起身要去洗澡。

方士谦看了好一会儿才看出这是什么电影,这电影有八九年了,那时他俩才刚开始搭档,还在磨合期,方士谦还是老怼他,王杰希也对他的种种幼稚行为不理不睬的,看这部电影的那天应该可以算是他俩关係的一个转折点。

那时接近夏休期,已经没有比赛了,选手们生活难免比较鬆懈,方士谦好几天洗完头不吹头髮又吹空调终于尝到了恶果,发着快四十度的高烧只能躺在床上发着冷汗,忽冷忽热,意识都是飘忽的,灵魂好像要出窍了一样。

为了稍微转移一下注意力他开着电视,电视上放的就是这部在当时还算新的电影,但事实证明这样并没有什么卵用,他浑身不舒服,一吐一吸都像被压在水裡般的困难,别说专心看电影了,连听清楚配乐和角色的对话都有困难。

就是这时他感觉到一个人推门进入,冰凉的手按在他脸上测温度,他感觉很舒服,抓住那只不知道是谁的手不放,还挨挨蹭蹭的。

"先放手,我去帮你换毛巾。"那声音闷闷地从头顶上传来,方士谦却听得异常清楚,沉稳有力平时听着欠揍,但此时莫名带着让人安心的力量。

发觉是王杰希之后方士谦感觉自己刚才彷彿OOC了,赶紧缩回手,只觉得脸上烫得更厉害了。

这傢伙一定是在担心战队罢了,我再怎么样毕竟算是战队的主力成员呢,方士谦强行澹定。

电视上电影正播到了男女主角情浓意密时,就差要滚上床了,方士谦觉得有点尴尬,但又觉得这时候关电视机好像就输了似的,便也没有伸手摁遥控器。两个人就在这莫名尴尬的气氛裡独处了一阵,什么过节在这时好像都消散了似的。

想到这裡方士谦突然笑了出来,没想到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正在拿衣服的王杰希转头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他又想亲他了,便倾身在对方因为旅行沾了点灰的脸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

"哎别亲了,都不嫌髒。"王杰希伸手推了推他,然后手上又被亲了一下,"你搞啥呢,今天抽风得特别厉害。"

方士谦又不说话了,只是看着他,他的眼裡映出远方漫天的星星,还有王杰希近在咫尺的脸。

王杰希突然在他脸上拍了一下,把先前那种有些缱绻的气氛全都给拍散了,方士谦嗷了一声摀着脸,一脸无辜的瞪着王杰希。

“你今天太欠了。”王杰希脸上毫无愧疚之意,”我忍不住。”

他把衣服一拿往浴室走了,方士谦还在他背后嚷嚷。

“你今天太可爱了。”王杰希被他雷的不轻,正要开口又被抢了白,”我也忍不住,记得洗乾淨点啊,你懂得。”

王杰希在浴室裡对着空气比了一个中指。

他出来的时候方士谦正趴在床上吃不知道哪来的冰镇瓜果盘,他上前去,只觉嘴裡一阵沁甜,方士谦直接把手指连着葡萄塞进他嘴裡,然后心满意足的把手指收回来舔了舔。

“没想到这荒郊野外的旅馆还有客房服务的,倒挺周到,下次可以再来,找得到路的话。”

“……”

王杰希把平板打开,想了想,又收起来。

“不看了?”

王杰希摇摇头,说累死了,睡觉。

他们订的是标准双人间,王杰希走回隔壁床,伸手把灯关了。

躺了不知道多久,他想了一些事情,关于过往奔波疲乏却光辉灿烂的年月,像外头滚滚黄沙中看似不明朗的天,却仍有无数星星闪烁着。

他又想到他们还有很多即将一起走过的未来,那些太阳升起之后迎来的每一个日日夜夜。

意识正在恍惚朦胧之际,突然旁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一开始他不想理会,翻了个身把棉被盖过头,然后他就感觉到一个利索的鑽进他的被窝,整个人趴着压在他身上。

“让我睡觉。”王杰希的声音还带着点睡眼惺忪的迷茫,此时听起来倒像是撒娇似的。

“别啊。”方士谦的声音带着点刻意压低的笑意,随着他的一吐一吸在王杰希耳边骚动,弄得他有些痒,”我睡不着。”

“你睡不着干我屁事,让我睡觉。”他甚至还没睁开眼睛,伸出一巴掌直接煳在方士谦的脸上,然后就手被捉住,手心被舔了一圈。

“不想睡觉,想睡你。”

王杰希终于结束了他漫长的睁眼过程,看到方士谦眨了眨眼睛,双眼和外头的星星一同闪烁,纯粹得彷彿一个要糖的孩子。

王杰希闭上眼,迎来了一个温柔至极的亲吻。

END

------------------------------------------------

3k达成!产出来啦!原本打算写更长的,就想突破一下自己只写得出短文的现况,然而想想还是见好就收了,再下去可能就抓不太好节奏了。

谈恋爱不就是这样嘛,来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谈天说地,突如其来的吻,还有你们都懂的被我省略几k字的后续^_^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