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烟

末日狂欢

【方王方】王杰希你从实招来你最近都干什么去了

点文的小甜饼!

 

改了一下tag,感觉有方王有王方的,这样就是方王&王方的小甜饼,双重愿望一次满足,一次就把两篇点文都给解决了【找打

 

----------------------------

 

方士谦觉得王杰希最近必定有事儿瞒着他。

 

王杰希平常得在闹钟响了五次以上才起床,有时候方士谦这个睡了像死了的人都被吵得起了他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床,以军人的速度洗漱完毕,踩着点准时出现在食堂,保持他从不迟到的纪录和高大上的队长形象。

 

附带一提,王杰希的闹钟是重金属remix版的”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但是最近方士谦被惊悚的闹铃声吵醒睁开眼睛的时候,隔壁床上早已不见人影,只有对方的手机还扔在床上,大声地嘶吼着诏告自己的存在。

 

每天早上,王杰希还是一样踩着点出现在食堂,所有人都没感觉到奇怪,只有方士谦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味。

 

要知道,要有什么事可以让一个懒癌末期的人天天早起的话,那可绝对不会是什么小事。

 

方士谦想,为了战队的和谐与稳定,他有必要好好关心一下自己的队长。

 

“队长啊,你最近早上都干嘛去了?”他找了一个休息时间,好不容易抓住自家队长,二话不说把人甩进休息室,面带(自认为)友善的微笑开始问话。

 

“干你什么事啊。”

 

结果王杰希只抬头看了他一眼,丢下这几个字就起身想走人。

 

“……”卧曹这都反了啊,是队长就了不起啊,还记不记得谁是前辈呢?他嘴角抽搐,笑容简直都挂不住了。

 

“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等等!”方士谦叫住王杰希,王杰希回头看他。

 

“呃…...”他也不太知道要怎么接下去,俩就这样一坐一站,大眼瞪小眼。

 

“……我早上出去散散步不行啊,早晨清新的空气有利身体健康。”王杰希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啊,散步,是的,冬天B市的早晨会有清新的空气,这季节你没事出去吸雾霾啊!骗鬼呢!

 

方士谦虽然一次没成功,但是他仍不放弃,坚持要查出王杰希最近到底是在搞什么神秘。

 

尤其最近王杰希的行踪越来越飘忽了,一有空子就跑得不见人影,基本上只有训练吃饭睡觉会出现在方士谦眼前,而且每次一当方士谦想问出”你在搞什么鬼。”或有类似意向的问题,王杰希总是有办法开脱。

 

In训练室

 

“王杰希,你最近到底……”

 

“训练说话,不专心,等等加训一小时。”

 

“…...”

 

In食堂

 

“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每天早上……”

 

“食不言,寝不语,动气伤身,古人的教诲不可不听。”

 

“……”

 

In宿舍

 

“你再不告诉我……”

 

传来了王杰希打呼的声音。

 

“……”

 

重点是,这傢伙每次回来,脸上那表情幸福得跟什么似的,草绿色的微草队服上简直都要开出粉红色的小花来了。

 

肯定有鬼!

 

这傢伙该不是搞对象了?是谁?战队裡的妹子只有柳非一个人,可是柳非的作息还是很正常呀,该吃饭吃饭该训练训练空档时间和刘小别袁柏清打架,这麽说不是队内的妹子,难不成是战队外的?他身为一队之长,不把心思放在战队上,想着搞什么对象呢?

 

不论如何,方士谦觉得自己身为微草的一员,尤其又是王杰希一同奋斗多年同甘共苦的好战友,还是应该好好了解一下王杰希的状况。

 

大家一个战队一个房间一张床一个枕头……咳不是,总之,一同奋斗了这麽久,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可王杰希又怎么样也不鬆口,方士谦莫名感到了深深的无力感。

 

方士谦为了这事儿搞得整天心烦,觉得自己需要放鬆一下,一天晚上趁着门禁时间还没到一个人溜出去吃烧烤了。

 

吃饱喝足准备在查房前溜回寝室,却在某个转角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王杰希,蹲在牆角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做什么。

 

方士谦屏着气从王杰希的视线死角小心翼翼地接近,往裡瞥了一眼。

 

是一个破旧的箱子,裡面装着两隻小猫,王杰希手上提着一袋猫粮,两隻猫争相恐后的抢食。

 

“别急,慢慢来,都有。”王杰希的声音压得很低,却明显带着温柔的笑意。

 

方士谦内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卧曹这是我认识的王杰希嘛?OOC了啊!

 

就在他出神地看着的时候,原本乖顺的猫儿突然大声的嘶吼起来,王杰希猛地回头。

 

“……”

 

“……”

 

“呃,那啥,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路过……”

 

方士谦内心嘶吼着,为什么做亏心事的不是我,现在却是我在解释啊!!!拿出前辈的气势来啊方士谦!!!

 

然后继续苍白的解释。

 

“……算了。”

 

不久之后场面演变成了方士谦和王杰希一起蹲在地上看着箱子裡的小猫,俩只猫都很瘦,毛色也有些灰暗,看来是饿了很久,王杰希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猫,方士谦也想伸手去摸,却被王杰希一把抓住。

 

“你干嘛?”方士谦一把把手甩开,手腕有点发烫。

 

“别乱碰,很认生的,手抓伤了谁负责?”方士谦刚觉得有些感动,王杰希又补充了一句,”那可是几百万呐。”

 

“……”合着你是用心疼人民币的方式来心疼我的。

 

方士谦又看了一会,觉得两只毛球真挺可爱的,难怪王杰希肯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来投喂。

 

“你干嘛不说清楚啊,喂个猫而已,又不会有人觉得怎样。”

 

“我怕我OOC。”

 

“……”这麽一说倒是,我刚也觉得你OOC了。

 

方士谦看看箱子裡的小毛球,又看看看着小毛球的王杰希,再看看小毛球,看看王杰希,看看王杰希,看看王杰希。

 

王杰希的神情在昏黄的路灯包裹下显得很柔和,和平时严肃的表情不同,带着一种让人放鬆的温度,就连被风吹得有些翘起的髮尾都发着淡淡的微光。

 

方士谦看得都愣神了,王杰希突然抬头,他赶紧把眼神移开,却发现对方根本没察觉自己的视线。

 

有点庆幸又有点遗憾。

 

“怎麽了?”

 

“现在几点?”

 

“九点五十五……卧曹门禁时间要过了!”

 

两人手忙脚乱的把散落一地的物品收拾乾淨,把原本盖在纸箱上的布盖好,然后全速跑回宿舍。

 

“呼……呼……我好像自从幼稚园五十米赛跑之后就没跑这么快过了,腿快断了。”

 

王杰希看上去也挺喘,他们总算是踩着点在宿管大妈灼热的视线中进宿舍大门了,不过两个线下战斗力低落的宅男体力值也清零的差不多了。

 

走廊上已经没人了,他俩放轻脚步走回房间,轻轻关上门。

 

“你明天还去嘛?”

 

“去啊。”

 

“我跟你去。”

 

“你起得来?”

 

“起得来……呃……大概吧。”

 

“你也喜欢猫?”

 

“还好。”方士谦坦承,”可是我喜欢看你看猫。”

 

“……神经病。”

 

“你脸红了?”

 

“是刚才跑步的关係。”

 

“嘴硬。”

 

王杰希不理他,把被子盖过头睡觉了,方士谦低低的笑了笑。

 

他关上了灯。

 

END.

 

-----------------------------------

 

总觉得打的过程似乎有想到更好的结局的,结果打到结束就忘了……
小甜饼!我是不是很棒!快夸夸我!【花式找夸】

 

评论(10)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