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烟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王方】终身绑定

通篇套路,文不对题,大概有点OOC,我也不是很确定自己在写什么……(


-----------------------------


方士谦已经连续待在实验室三天了。


上头突然交下来一个麻烦的成分检验让他在一周之内验完,王杰希刚好休假,他已经自己一个人接近不眠不休地做了三天,每天平均只睡一到两个小时,累的他简直想吐血在上司脸上。 。


他又喝了一口黑咖啡,手一抖,玻璃杯落下,咖啡溅了一地,他洁白的实验袍上也被喷上了星星点点的脏污。


看起来好像血,我要过劳死了吗,方士谦看着一身的咖啡污渍精神恍惚,竟没有马上动身处理洒了一地的咖啡,只是看着地上流动的深色液体发呆。


门被推开了,他愣愣地往外看,王杰希皱着眉站在门口。


"……你在搞什么,声音大的楼上都听到了,发生凶杀案了是吗?"


方士谦突然有点清醒了,他小心地避开一地的碎玻璃去找拖把,其中一片特别大块的碎片上映出他苍白的脸色,被他一脚跨过。


"你怎么在这?"方士谦从一堆杂物里拿出一支拖把,王杰希伸手接过,"休假的人就好好回家休息去,别来打扰我工作。"


"上面告诉我突然下了个急件,问我进度如何,我说我休假根本不知道。他说那量两个人做都不一定做的完。"


方士谦看也不用看就知道王杰希现在一定瞪着那双大小眼看着他呢,他莫名有点心虚的调转过头,"所以呢?干你什么事啊,我可不是那种你休假了还要丢问题给你的无良同事。"


"你在生什么气?"王杰希伸手扳过他的脸,方士谦觉得这气氛太不对劲了,好像小说里的公子在轻薄良家妇女时的开场动作似的,他把搭在他脸上的手甩掉。


"我生气干你屁事呢?"


"不干我的事,可是你的状态不好会影响到我们的业绩。"


方士谦感觉自己气得好像随时会晕过去。


"你休假就休假,我在期限内把作业量做完交上去不就是了?你咋这么多事儿呢?你休假和女朋友跑出去浪高兴就好,回头还要来管我?有你这么没良心的嘛?"


方士谦想,卧曹,怎么空气中泛着一股琼瑶式的酸味呢,太可怕了,肯定是黑咖啡在空气里放久了变质的关系。


王杰希皱起眉头:"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这人去放三天假回来脸皮见长啊,居然还有脸跟我装傻,搞错什么呢,你和妹子出去玩的照片在朋友圈挂着呢。


他把拖把又抢回来,没回应,自顾自的开始清理地上的污渍。


"你是说我昨天发的照片?"


"什么东西,干我什么事呢。"


"你幼不幼稚啊,那是我表妹。"


方士谦:"……"


王杰希:"……"


外面走廊上研究生哼着歌路过,"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方士谦:"…………"


王杰希:"…………"


方士谦:"…………………………………哦,那你就当我没说过吧。"


方士谦简直想拿拖把打死自己,我一开始就该想到这种莫名其妙难以捉摸性冷淡的家伙不会有女朋友的,我刚刚一定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身了吧哈哈哈哈哈。


"你很在意?"


"谁很在意啊,我就是不爽你居然比我早交到女朋友休假出去浪,我还在这里加班加到过劳死。"


"是表妹。"王杰希没忍住笑出,换来方士谦一个大大的白眼,"你这副样子交的到女朋友就有鬼了?"


"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我可从小学当校草当到大学,身价很高的,是工作之后每天累成狗,没机会绑定罢了。 “


王杰希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方士谦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心想他大概是被我的帅气或我厚实的脸皮给震惊了,转身要把拖把拿去外头洗的时候又被拉回来。


然后猝不及防的衣领狠狠被扯了一下,嘴唇贴上了一片温热。


“卧曹。”方士谦一脸惊恐的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表情镇静仿佛刚刚耍流氓的不是他似的。


“你干嘛呢?”


“终身绑定。”


接着顺手就把方士谦手上的拖把拿出去洗了。


END


-------------------------------


摸了条鱼!然而明天要考五课国文! 【


虽然之前发文说过了可还是再说一次,给常常留言的姑娘们么么哒!超爱你们的!每次看到妳们的留言我都超开心,妳们怎么这么好,一个个都是天上来的小仙女呀!


评论(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