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烟

末日狂欢

【王方】直觉

是的,又到了撒小甜饼的时间。

───────────────────

王杰希只围了一条浴巾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然后发现本应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坐了个人。

"私闯民宅犯法的你知道吗?"

方士谦回过头,看到王杰希全身上下只有一条浴巾,神色难得的严肃。

"耍流氓犯法的你知道吗?"

"这我还真不知道。"王杰希一只手抓着围在腰上的浴巾,一只手伸进衣柜翻出衣服抓着走回浴室,砰的关门,还来不及锁,方士谦就推开门跟了进来。

……到底是谁在耍流氓?

王杰希抬腿把他踹了出去,然后光速锁了门。

"你想干嘛?"

没有回音。

走了吗。王杰希快速把衣服换好走回房间,发现方士谦又回到他床上坐着,作沉思状。

"……你今天的药用完了是吗?"王杰希无语的把方士迁往旁一推自己躺下,"我想睡觉,没事就滚。"

下一秒方士谦翻了个身,四肢并用地把他压在床上。

"……"

"……"

"……Excuse me?"王杰希秀了口英文,期望把身上这个没文化的白痴吓得从他身上下去。

"王杰希,我有个特别重要的事儿要问你。"

"这个姿势?"

"对。"

"……你的药真的用完了?"

"某个不愿具名的有力人士跟我说,这样子说话,特别能达到效果。"

"就叫你少跟那群心脏的混,还有你是想达到什么效果?"

为了避免他俩用这个奇怪的姿势把话题偏到世界的尽头,方士谦捂住了王杰希的嘴,下一秒就被王杰希咬了一口。

"王杰希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

空气安静了五秒。

十秒。

二十秒。

方士谦一脸认真的和一脸看傻逼的王杰希对视了二十秒。

最后王杰希扛不住了,眨了一下眼睛。

方士谦说,哈哈哈,你输了。

"……"万万没想到我们在玩这个游戏。

"开玩笑的,你还没回答我呢。"

"你从哪得出的这个结论?”

"直觉。"

"你还是滚吧。"

"不行,今天没回覆我是不会走的,我已经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了。"

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王杰希思考了一下,突然伸手抓住方士谦的手腕,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时把他翻了过来,两个人姿势一下子调换了。

"我这个答覆够不够明显?"

"……够了。"

"那你可以滚了吧,我要睡觉。"

王杰希起身,把方士谦往床下一踢,翻了个身就打算睡了。

方士谦:"……"总觉得这个发展好像没什么不对,但又好像不太对劲。

方士谦把自己塞进王杰希的被窝里,靠着对方温热的背,王杰希稍微动了一下。

"干嘛?"声音隔着被窝透出又透进,听上去有点闷闷的。

"没有奖励吗,我解决了你压抑多年的情感呢。"

"谁压抑多年了。"

"别嘴硬,憋着对身体不好啊。"

王杰希突然翻了个身,额头抵着方士谦的额头,方士谦反射性的闭上眼睛,然后嘴唇上被轻飘飘地贴了一下。

"可以睡觉了吧?"

方士谦睁开眼睛看着王杰希近在咫尺的脸,突然笑了一下。

"我喜欢你。"

"……嗯。我也是。"

"可是我没有刷牙。"

"那你还是滚吧。"王杰希把方士谦踹下床,"等下记得关灯。"

"嗯。"

END

───────────────────

今天原本没打算更新的,可我刚刚做模拟试题做到一半,外面一直断断续续传来一种不明的声音,貌似是风吹导致什么东西相撞的轧轧声,每几秒就要来一次,搞得我精神紧张,这题实在是没法做了,只好来胡撒甜饼了。 【不要为摸鱼找借口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