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烟

末日狂欢

【方王方】时光之河

 

方士谦坐在宿舍裡,百无聊赖的刷著荣耀论坛。

 

这几天是学校一个短短的假期,来不及让他回国一趟的那种长度,他在法国已经待了几年了,早失去一放假就到处走走看看的那种新鲜感,他只想宅在宿舍裡,什么都不做。

 

算起来他离开荣耀也有三年左右了,一退役他就离开了本国,飞往法国留学,学校的事情非常多,虽然假放得也比以前多了,但除了放假的时间他几乎没有什么时间碰荣耀,只能在紧凑的生活中勉强挤出空子来稍微关注一下国内的荣耀事务。

 

这三年也发生了不少事,对荣耀对微草都是,叶秋退役又复出,还不知怎么搞的改了个名字叫叶修,这大概是最让方士谦吃惊的,他是从第二赛季就开始打的荣耀老人了,和叶秋私交虽然不怎么深入,但垃圾话互喷了那么久,也绝对不能说不熟的。他退役前早看出叶秋队内大概是有什么问题,不然依他的状态,成绩不可能下滑的那么严重。

 

微草队内比较大的事也就是邓复升退役,许斌接替成为副队长职位。虽然圈内大家似乎都对这件事毫不意外,但方士谦心裡还是挺感慨的,毕竟他们一起拼著拿了两冠啊,自己走了,他也走了,好像微草就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微草了。

 

不过王杰希还在,有那家伙扛著呢,我担心什么!

 

不过我是再不能和他一起扛了……

 

方士谦一边刷论坛一边发呆,其实什么也没看进去,倒是心情越来越低落,他回过神来,甩甩头,怎么都离开三年的人了还这么容易伤春悲秋的。

 

手机震动了一下,他伸手去拿,按亮萤幕一看,居然是张佳乐的讯息。

 

张佳乐 01:25
-在么。

 

-在。

 

-真稀奇啊。

 

张佳乐01:25
-是挺稀奇的,现在过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也就那样。

 

-毕竟拿过两冠的人了,心绪不是那么容易波动啊。

 

方士谦发出去之后总总觉得自己矫情的要命,明明刚刚才在胡思乱想的,现在又装得一副没事样。不过看到张佳乐发来的那一排竖中指鬱闷的表情,还是忍不住笑了笑。

 

-今年冠军肯定还是微草的。

 

张佳乐01:27
-你想得美。

 

聊了一阵,方士谦总觉得不太对劲,这家伙难不成突然专程跑来和他唠咳?即使现在是夏休期这家伙也没这么閒的吧,现在网游裡抢BOSS应该抢得昏天黑地的啊。

 

-你就专程跑来和我唠咳?不是吧?你是有什么事情要说的吧。

 

张佳乐01:29
-靠靠靠靠靠,我都忘了,一不小心就跑题跑太远,你家王杰希上次去录了一个对话性节目,现在正在播呢!

 

“你家”,方士谦皱了皱眉,他现在也不算是微草的一员了,用这个词总觉得哪裡不对劲,不过他也没多想。

 

-哪一台啊?

 

对面报了一个电视台名,方士谦脑内搜索了一下,他的电视应该也看的到。虽然在法国,他的电视还是装了几个国内的频道。

 

方士谦对此表示的意见是:即使你听得懂法文,也不代表你想要每天听一群法国人叽哩瓜啦的说话啊!还是国内的频道亲切,嗯,就像泡麵还是得吃国内的,改天再让妈给我寄一箱来。

 

他和张佳乐道了声谢,惯例的喷了几句垃圾话,把手机放回桌上打开电视转到指定的台数。

 

屏幕上王杰希穿著微草队服,似乎刚结束一个问题正淮备开始下一个呢,方士谦看著熟悉的身影,莫名的有些恍惚。

 

离他们拿著第二个冠军奖盃在颁奖台上忍不住哭泣,迎接台下一捧捧的鲜花,已经过了三年了。

 

居然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吗。

 

“那么王队,我们都知道你刚出道的时候引起了相当大的注目,撞破新人牆,再自立新人牆,被称为魔术师,但魔术师打法后来因为团队赛所面临的一些问题,又被你封印了,对此你是否有什么遗憾?”

 

“这个问题我答过好多次了啊。”王杰希笑了笑,主持正想接话,王杰希已经又说了起来:”我没有什么遗憾。毕竟我打荣耀本来就是为了冠军,不是为了譁众取宠,如果我的打法不能带微草拿到冠军,那再怎么炫,再怎么引人注目都没有用啊。我相信职业圈裡的每个人打荣耀,不管用的是什么打法,只要能带著队伍夺冠,那就是好打法。”

 

“那你在改变打法的过程中有遇到什么特别难以跨越的障碍吗?”

 

“特别难以跨越的障碍吗。”王杰希思索了一下,”完全改变打法不能算是件容易的事,或许是有的,不过都过去了,我个人对这些事不是很在意的,也就不多做赘述了。”

 

方士谦笑了笑,这家伙果然还是没变,表现的一副经过大风大浪已经看开的老干部样,把一切说的轻描淡写。但要知道要告别一套已经形成的风格和战术,哪像他说的那么容易。

 

那段时间,方士谦十点跑去敲王杰希的门房间裡都未必有人,还得跑去训练室找,找到了板著脸骂他这样练是不是想提前告别职业生涯,还未必有用,他心裡不好过,也就坐下来陪王杰希一起打配合,两个人每天掐著门禁时间溜回宿舍,一起迎接宿管大妈的白眼。每次看到电竞周刊上对王杰希状态不稳种种尖酸刻薄的评论,方士谦总要气的把杂志摔进垃圾桶,状态不稳!转型期状态当然不稳!你们这些记者把错全栽在王杰希头上很有意思吗!

 

相比之下王杰希还比他淡定多了,做好自己该做的事,继续从早拼命练到晚。

 

不过他说的也没错,最后还是让他成功了,既然成功了,假装这些都没什么装个逼也挺好的,风头都给他一个人出了,方士谦轻轻笑了笑。

 

“请问王队觉得微草是个怎么样的队伍呢?

 

“微草吗……这还真不好说,其实我觉得微草的风格一直变幻莫测,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微草是一支过去会夺冠,将来也会夺冠的队伍。”

 

卧曹你这有答简直跟没答一样!方士谦忍不住又笑了起来,没想到这家伙也有在节目上说出这种话的时候,真是几年不见,脸皮见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简直可以预见这个节目播出之后,今天晚上的选手群裡会有怎样的一阵腥风血雨。

 

“唉……好的。”主持的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那么请问,在你任内换过三任副队长,各有各的风格,请问你对他们的看法是……?”

 

话题突然就扯到和自己有关了,方士谦有点惊讶,即使知道对方不会知道自己在看,还是不知道在彆扭什么似的,移了移屁股。

 

“微草的三个副队都对我很重要。”

 

王杰希微笑了一下,明明知道对方只是在看镜头不是在看他,但方士谦还是莫名的有点脸热。

 

”就从现任的说起吧,许斌是一个很有特色的选手,虽然他的风格好像不是很受大家喜爱,但是他仍然坚持著自己的打法,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他有毅力,并且对自己选择的路勇往直前,这是我很欣赏他的一点。虽然他只进入我们战队短短一年,但我相信在未来几年他会带领微草继续向前。”

 

方士谦静静地听著,看来微草现在也很好啊,这个消息真是太好不过了。

 

“接著是复升,他是一个很好的选手,也是一个很好的副队长,他很细心,面面俱到的照顾到队伍上每个人的需求,这点从他打比赛时的风格也看的出来。他在练习时也是比谁都拼命的,他在役时,很多人都以为他在微草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但对我们队裡的每个人来说绝不是这样,他是个很重要的角色。”

 

“最后是方士谦。”王杰希沉吟了一下。

 

方士谦起了种自己在被羞耻play的感觉,拼命忍住了把电视关掉的衝动,坐立不安的打算看看王杰希淮备要说什么。

 

结果这个沉默持续的比想像更长,直到主持人都忍不住要再说话了,方士谦都忍不住要暴走了,王杰希终于又开口了。

 

“他这个人,我真的不太知道该说他什么了。”王杰希笑,”该怎么说呢,他的风格也是变幻莫测,和微草一样,他无疑是极出色的治疗选手,能把两个不同的治疗角色都玩的风生水起的人我想真的不多。他做副队长的时候,风格……也是相当的特别,怎么个特别法呢,和他的治疗风格一样特别。他是一个特别的副队长,他在微草佔有非常特别的地位。对微草而言,他不可或缺也无可取代。”

 

方士谦坐在电视机前沉默了很久,记者接著说了什么他都没听见,脸上不知何时湿了一片,他拿衣服随意抹了抹,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掉。

 

手机又响了,这次是来电,一个陌生的号码,方士谦犹豫了一下,摁下接通。

 

“电视看了吗?”

 

方士谦感觉自己好像又要哭了。

 

“如果我说没有呢。”

 

“我才不信,你听起来感动的都快哭了。”

 

“谁要哭了!”

 

“嘴硬什么,又没笑你。”

 

“就说没哭了!”

 

对面沉吟了一下,话筒裡传来一阵脚步声。

 

门铃突然响了,方士谦拿著话筒走去打开门。

 

外头的人也拿著话筒,方士谦接著电话,愣著说不出话。

 

王杰希对他笑了笑,方士谦感觉自己好像回到很多年前的那些夜晚,他们一起在空调坏了的训练室裡挥汗打配合,在比赛中有输有赢,在记者会上互呛把菜鸟记者唬得一愣一愣的,一起站在颁奖台上举高奖盃高呼微草万岁。

 

“不只是对微草。”王杰希轻轻的说,”对我也是,你不可或缺,无可取代。过去是,未来也是。”

 

时光之河年复一年缓缓流过,而你未曾离开。

 

END

 

-----------------------

 

原本打著打著就想方神生日再发,那时候离考试真的太近了,大概是没空写生贺。不过想想怕忙得昏天黑地之中就忘了而且我写完就好想发啊!乾脆就发了。

 

他们怎么那么好!那么好!爱他们呀!

评论(8)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