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烟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方王方】骤雨(06)

晚上的聚会一如方士谦猜想的无聊透顶,一群人热热闹闹吃完饭之後又要去唱K,方士谦原本根本不想跟着去的,可捱不过一群说熟不算熟说不熟又不算不熟的朋友拉着,还是去了。

 

靠,这群猪朋狗友,方士谦左边被一个醉鬼拉着,右边张佳乐瞅着他偷笑,方士谦感觉郁闷的情绪的就像夏天晚上的空气,湿热黏腻的在身侧久久不散。

 

“怎麽,你家里有人,担心着啊。”张佳乐神秘兮兮的靠近方士谦,一手搭在他肩上,被他暴躁的甩开。

 

“你别碰我,早知道我就不来了。”方士谦把左手顺势一甩,甩开黏在他左侧的那个醉鬼,他甚至怎麽想都想不起对方叫什麽名字,连对方的脸都只有模糊的印象。

 

简直太荒谬了。

 

方士谦在社团本来就扮演着一个幽灵般的角色,想出现就出现不想出现就不出现。他加入的是他们这所高中的电竞社。原本以为加入这种社团就能够完全避免其他社团像联谊之类的社交活动,没想到他还是太天真了,想谈恋爱简直就是高中这个阶段学生的本能,即使是电竞社这种充满宅男的社团也不可避免。

 

方士谦本来对这些事情就没什麽兴趣,他平常是玩得开也受女生欢迎,但不代表他就喜欢蹚这种浑水啊。他只对打电动有兴趣,可以说是个段位很高的网瘾少年了,可就他这样的人,进了社团反倒变成不经常出席社团集体活动的幽灵,他也不知道能说什麽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到了KTV,开了间包间。他眼明手快的挑了个角落坐下,然後蜷起身子看手机,雷打不动,张佳乐索性自己跑去玩了也没管他。
 


他虽然一直坐在一边看,但架不住还是被社团的人逼着灌了点酒,他酒量很差,才几小口啤酒就能让他头痛欲裂了,更何况旁边还不断有高分贝的噪音传来,方士谦也不知道他们在干麽,只知道他头很痛,旁边很吵,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手机闪烁的蓝光刺的他眼睛疼,他烦躁的换了个姿势,然後突然感觉有人在他身侧坐下。

 

“张佳乐麽,你别烦我,我头疼死了。”

 

他半睁着眼睛回头,觉得今天张佳乐看起来特别像王杰希,他一定是头痛的出现幻觉了,张佳乐怎麽会长着一双大小眼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呢。

 

“走了。”

 

连听起来都像王杰希,不只是说话的语气像,声音都像。

 

“走去哪,你们还要续?”

 

方士谦头痛的不行,听到走了下意识就觉得要继续,说话都含含糊糊的带着万分的不情愿。

 

“续什麽,回家了。”

 

卧曹,方士谦这下是真醒了,他撑起身子来用力揉了揉眼睛,不是张佳乐,真的是王杰希,他惊讶的甩了甩头,”王杰希!?你怎麽会来?我不是把钥匙给你让你先回去麽?”

 

王杰希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看来挺清醒的,应该还可以走路,我跟他们说过你先走了,快点起来。”

 

“啊,我醉了,走不动。”方士谦整个人耍赖的趴到王杰希身上,被王杰希嫌弃的甩开。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自己站起来用走的离开这,二是让我把你拖出去,顺便用你的制服清理一下这里的地板,你选哪一个?”

 

方士谦立马神清气爽地站起来了。

 

王杰希是骑方士谦的那辆脚踏车来的,鉴於让醉鬼驾驶脚踏车本来就不甚安全,让醉了的方士谦驾驶脚踏车简直就是公共危险罪,王杰希选择自己骑回去,让方士谦坐後座。

 

晚风习习,本来应该是很舒服的,但是方士谦整个人贴着挂在王杰希身後,王杰希在五月的晚上骑了几十分钟的脚踏车,後背本来就黏得要命,方士谦又在他背後动来动去,制服和背上的皮肤随着他的动作磨蹭,把王杰希弄得又刺又痒。

 

“你别动了。”王杰希忍不住在一个路口停了车。

 

方士谦闭着眼睛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嘟嚷,然後手环住了王杰希的腰。

 

王杰希摇了摇头,嘴角浅浅的弯了一下。他抬头看了看星星,突然发现今天晚上的星星很亮。

 

寂静的大街上,除了星星只有远处还亮着几盏灯,他们一起在这样的夜色中不断前行。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