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烟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方王方】放弃治疗

修长的五指在键盘上飞舞,王杰希操纵着血量所剩不多的王不留行一个俯冲,夜雨声烦的后脑勺在他的视角里越放越大,眼看就要进入他的攻击范围的一瞬间,角色突然回身给了他一个上挑,伴随着铺天盖地的文字泡席卷而来。

"嘿老王你真的太久没和我pk了当我傻的啊,从那种角度来的攻击我会躲不过么我只是假装没看到而已这样才能呃队长那个成语怎么说……啊对出其不意!趁人之危!"

趁人之危有你这样用的么……王杰希听到方士谦的笑声毫不掩饰地从隔壁传来,他们没人戴耳机,所以不用担心对面听到而迎来更猛烈的文字泡攻击。和黄少天jjc不戴耳机基本上已经成了联盟所有人一条不言自明的规则,没有人想让自己的耳膜经过长期轰炸后受到永久不可回复性损伤。

王杰希对方士谦甩了一个眼色,方士谦点点头,防风随着他的操作在萤幕上移动,这副图是系统随意抽出的,双方都不太熟悉,印象中大概是某个三十几级的练级区场景,没有什么特别,就是遮蔽不少。

方士谦操纵着防风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蹲下,确定自己在黄少天的视线死角之后向王杰希比了个OK的手势。

刚刚十几秒的时间王杰希当然也没闲着,他没坚持完成攻击,操作着角色极快的转了个弯,险而又险的从黄少天的剑锋擦过,换来对方一连串"嘿老王不错啊手速不减看来我也只能认真应战了看我的幻影无形剑!"

夜雨声烦使用了拔刀斩。

王杰希:"……"虽然已经习惯了但是总觉得听着还是挺别扭的。

王不留行和夜雨声烦的血量都剩的不多了,所以王杰希没有和黄少天硬扛,他退了退,把黄少天引向防风躲的树丛附近,故意卖了个破绽,在夜雨声烦欺身上前的一瞬间,不远处突然一个神圣之火拍出来,正中夜雨声烦颜面。

"靠靠靠靠靠!我就想说方士谦那小子从刚才都躲哪儿去了!在这儿等着我呢!你们这群心脏的!先把队长弄死了就搞这种招数阴我!王杰希方士谦我跟你俩没完!"

王不留行当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在对方技能被封印的三秒之内,几个漂亮的连击把血量早已见底的夜雨声烦打死了。

方士谦大笑,重新戴起耳机,"黄少你一个G市人吓得儿话音都出来了,还需要历练啊,叫声爸爸,我带你。"

对面传来了一阵混乱的声音,想来大概是黄少天愤怒地拍桌而起然后被喻文州镇压了,"方士谦你可是治疗!!!你一个奶和王杰希狼狈为奸和我和队长pk赢了还好这么得瑟啊!"

"有本事你倒是别答应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面喻文州听着耳机里传来方士谦癫狂的笑,颇有种电影即将到了最后一战敌方大BOSS揭晓的气势,又看看炸毛的黄少天,觉得心很累。

"王队你倒是管管方前辈啊。"

"不想管了,没救了。"王杰希靠在椅子上翘着脚喝可乐。

"嘿,他什么时候管的动我。"方士谦不满,踢了王杰希一脚,王杰希不理他,方士谦抢了他的可乐喝了一口。

路过的清洁大妈:"嘿,你们怎么又偷渡饮料进训练室!"

方士谦和王杰希:"……对不起。"

看来清洁大妈才是敌方最终大BOSS。

"再来一场再来一场再来一场,我和王杰希一对一我不服气你们好意思带奶打我和队长啊你们的脸皮真够厚的堪比叶秋那个老混蛋了!"

"不打了,还有一点时间,我想回去睡觉。"

"嘿你们这群混帐打完就想跑啊。"

方士谦插嘴,"想跑的是王杰希,你想pk我随时奉陪。"

"我和你pk做什么啊!你是治疗啊!你今天还用的牧师啊你是要用十字架硬砸死我吗!整个微草都放弃治疗了是吗!"

"要打不打随你。"

"不打了。"是喻文州的声音,"少天和我也要休息一下。"

"是么,好可惜。"方士谦叹了口气,"有空再打几场啊。"说着就拔卡下了线,把对面黄少天"不约不约我们不约"的声音直接截断了。

方士谦和王杰希走在通往休息室的路上,方士谦完虐了黄少天一顿心情很好,还哼着歌,王杰希皱着眉头听了一下,完全听不出来是什么曲子,只觉得他跑调跑的可以从北京跑到英国了,简直是精神和耳朵的双重虐待。

方士谦突然转过头,看着王杰希笑了一下,笑的他全身一哆嗦。

"你干嘛,你真的放弃治疗啊你。"

"你还不是。"

"我没有啊。"王杰希一脸正经的转头看过去,方士谦愣了一下。

"我从来没有放弃你。"

END

在方士谦和王杰希在一起之后的很多年。

方士谦回味:我怎么觉得你这句话还是在呛我呢……

王杰希:哎呀,过了这么久你终于发现啦。嘿你别过来,翻旧帐多不好影响感情啊……

-----------------------------------

第一次写战斗场景,累得够呛,全程瞎掰,看到虫的话请告诉我,谢谢!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