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师的学徒翠翠

小区绿化委员翠烟烟。
头像感谢字特别好看的岁岁!
@来口冰红酒
背景来自和我组成墨绿组合的可爱的嘿嘿
@炼金术师诶嘿嘿嚯

【王不留行&木恩】不远相迎

是&,不是CP。

奇怪的童话PARO!

老王生贺开跑啦!其实偷跑一阵子了哈哈!

现在就怕撑不到当天。【妳


--------------------------


“欢迎光临。”


木恩推开玻璃店门的时候,一股清淡的药草香扑面而来。


店裡只坐着一个青年,背影看上去二十多岁,染着一头褐髮,听见木恩开门的声音侧转过身来,向他微微一笑。


那青年的五官深邃端正,算是相当好看的类型,比较值得一提的就是他的眼睛,左眼戴上了眼罩,与他其他部分没有过多装饰,清爽的装扮对照起来,显得相当突兀。


“你有什么需要吗?”


青年的声音有点低沉,听起来相当温和,快要溶在空气流动裡似的,木恩听到之后稍微愣了一下,才回答了他的问题。


“我在找一本书。”


“书?”那人皱了皱眉头,”唔,我们这裡应该没有卖书。”


木恩直到这时候才想起来环顾一下这家店,几个盆栽的藤蔓绕着商品架攀缘,架上摆了一些老钟、音乐盒、钢笔之类看上去毫无章法却令人感到很舒服,童话般的布置。我稍微花点心思看了一下,的确没有书。


“呃……”木恩露出了一点窘迫的神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有人告诉我的,让我来这裡找书。”


“你要不要描述一下,什么样的书?”


“呃……绿皮镶金边,大概一隻食指的长度这么厚,封皮上画了一个圆,裡面写着文字之类的东西,像是书名……我也看不懂……”


“啊,我知道了。”那青年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恍然大悟的神色,好像打从一开始听到要找书,就知道他要找的是这本书似的,”不过那本书不卖的,是谁叫你来的?”


“是梦……”木恩一说出口就觉得不恰当了,”我不是在耍你、是真的、梦裡有人要我来找你找书,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种感觉一定要来,虽然听起来很荒谬……”


青年摆了摆手,”不荒谬,正确答案。”


“诶?”木恩发出了一个疑惑的音节。


“既然是梦要你来的,你先随便坐坐,等我一下。”


木恩觉得自己越来越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了。


王不留行没有马上起身,而是先把刚刚从木恩的角度看不见,在他膝上的一团橘色东西抱到桌上,那团橘色的毛球感觉到变化,稍微动了动。


“喵---------“


这还只是开始而已,第一声猫叫响起之后,接着第二声、第三声、都从不同的地方发出来,整间屋子一下子被猫叫声给填满了,甚至有一隻黑猫直接从王不留行的柜台下鑽出来蹭了蹭木恩的裤腿,蹭了他一腿猫毛。


“呃……”木恩怯怯的看了看突然四处都是猫的屋子,又看了看那名青年,青年对他微微一笑,于是他蹲下来,满足的摸了摸猫脖子上的软毛,那隻猫又舒服的喵了一声。接着其他猫一隻一隻的从各处跑了出来,架子后面、柜台下面、柜台的桌上……


“抱歉啊,今天牠们比较兴奋,毕竟这裡已经很久没有客人来过了。”


在他和猫玩的时候,青年不知道从何处拿出了一本厚皮书,模样和他描述的一模一样,让他比较不解的是,青年还拿出了一只扫把。


该不会是看到有客人要大扫除吧?


“你叫什么名字?”青年低沉的声音把木恩从胡思乱想中拉回现实。


“啊……啊!我叫木恩。”他赶紧收回还在摸猫的手,围在周围的猫不满的喵了一声,有些跑回青年旁边蹭了蹭,青年伸出手,刚刚一开始出现的那只有点胖的橘猫跳了上去。


“我叫王不留行。”


好特别的名字。木恩心想,不过很快这个想法就被新涌上来的其他念头淹没了,既然不卖为什么还拿出来呢?不卖但是可以看看的意思吗?拿扫把出来又是做什么?总不会真的突然想起来要扫地吧?是说,这裡这么多猫,居然还这么乾淨,一点猫毛都没有,不知道怎么做到的……


木恩并不是一个喜欢胡思乱想的人,但是眼下的情况他真的不知道要做何解释,只好静静地站起身,看王不留行轻巧地翻开了那本书旧旧的厚皮。


裡面……


“……完全看不懂。”木恩有些尴尬的搔了搔头,说出了只用一眼就得出的结论。


“看不懂才是正常的。”自称王不留行的青年低头向他微笑,给他抱着的那只胖橘猫也赞同似的喵了一声,”今天开始你就在这裡跟我学,你家住在村子裡吧?”


“是……”木恩点点头,虽然他并不知道要学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学,不过他就是感觉青年说的话无庸置疑。


“那你明天早上八点来找我,今天已经很晚了,我们明天再开始上课吧!”


“嗯,那个……”


“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直接说噢。”王不留行对木恩微笑,知道他现在一定满腹疑惑无处问去,”我会尽量回答你。”


“……要打扫吗?”木恩顿了很久,最后问出来的时候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那么多问题他怎么下意识就问了这个呢,”不是、那个、我只是想说说不定我可以帮忙……”


王不留行愣了一下,又顺着木恩的视线看去,看到了他拿出来摆在旁边的扫把。


王不留行突然轻轻的笑了起来,空气中传来了细小的震颤,那只橘猫也跟着他的笑声发抖,挣扎了一下跳到桌上,打翻了一个笔筒。


“不是的,那个用途和你想的不太一样。”王不留行摇摇头,”明天你就会知道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还有……为什么是我?”


木恩觉得今天自己真的怪怪的,可能是心裡问题真的太多,最后大脑就像刚刚胖猫撞倒笔筒后随便滚出的笔,随机的掉了几个问题出来。


“嗯……这个我也不知道呢。”王不留行还是在微笑,他从柜檯后面绕出来,中途跨过了几个摆在地上的小篮子和几隻猫,”命中注定,你可以这么理解,如果觉得太空泛了我可以换个说法:既然是梦选中你的,代表你有资质可以胜任。”


胜任什么?这家店的店长吗?


木恩有种感觉,剩下的问题他可能明天来了就会知道了,所以他也没再多说,向王不留行道歉之后就转头离开了。


那只黑猫还跟在他后面喵喵叫,木恩走出门外,摸了摸猫咪的颈毛,轻轻的把猫咪推回门内。


隔天早上木恩到那家店的时候发现整间屋子的风格转换不少,昨天还是温馨可爱的童话风,今天……就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童话风,只不过是童话裡,女巫常常住的那种房子。 


青年也一改昨天简洁的服饰,穿上了深蓝色披风,戴着一顶看上去相当中二的巫师帽,搅拌着一锅味道浓烈,颜色相当难以形容的药草,这次他的衣服倒是和他的眼罩相当搭配了。


“……”木恩正想往前走,正当他跨出第一步的时候,一团黑影突然朝他铺了过来。


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手去接,结果整个人往后一滑,摔倒了。


他好像是昏过去了,意识有一下子的空白,醒来的时候肚子感觉很沉,他坐起来一看,是那只黑猫。


接着一片阴影落下,他抬头看,是一脸担忧的王不留行。


“真是抱歉,牠好像特别喜欢你,我都来不及阻止就扑上去了。”


“没事……”木恩甩了甩头,接过王不留行递来的一盆水冲了冲脸,感觉脑子一下清醒不少,”这屋子是怎么回事?”


“啊,你被吓到了吗,这裡每天会换一个风格,换什么风格是随屋子决定的。”


“……?”我每天经过这裡都没有发现过?木恩觉得自己又要吓晕了。


“平常不会有人进这间屋子的,你从外面看他也只是很平凡的小屋,一般人从外面看不出要卖什么,也就不太会想主动进来,不过为了避免意外,这裡还施了一点咒语,让人们下意识忽略他。”王不留行喝了一口摆在桌上颜色很奇怪,味道却相当清香的药草茶,”只有两个例外,一种就是被梦选中的人像你,梦清楚的指示你前来吧?这种时候你就不受咒语的影响,另外一种,我等等会带你去看,是其他有魔法的人。”


“其他有魔法的人?”这村子裡还有其他人?所以你会魔法?我是要来这裡学魔法的吗?木恩觉得自己在这裡生活这么久,好不容易塑造起来的世界观彻底崩塌了。


“嗯,你可以好好想想村裡平常有没有什么地方你从来没有进去过,也从来没有注意到的?那裡面大概就住了这样的人,你现在不想也没关係,我之后都会带你去认识。”王不留行看了一眼牆上的钟,把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挂在他肩膀上的橘猫放下来,”原本可以解释更多的,不过没想到你会昏过去……现在我们该出门了。”


“去哪裡?”


“出镇。”王不留行把昨天给他看过的那本书放进抽屉裡锁好,拿起了扫把。


“诶?可是现在不是允许的时间……”


“我们不受那个时间限制。”王不留行朝他微笑了一下,”我和蓝雨镇的人约好了,今天带你去见他们,虽然那个镇的代表每年在魔法竞赛大会上都要跟我们杀个你死我活,不过人还算是可以信赖的,早点见见也不是坏事。”


杀个你死我活……


木恩开始担心了。


“好了,上来吧。”


等他回过神来,看到王不留行用标准的、他在故事书上看过的小魔女坐姿坐在扫把上的时候,他觉得他的心已经麻木了。


他甚至有种扫把的用途如果真是扫地的他才会觉得奇怪的感觉,好像第一天他看到王不留行的眼罩还觉得和周围不搭调,隔天所有东西都变得奇怪了,如果王不留行不戴眼罩了,那才奇怪了呢…… 


这么想着,他已经坐到了王不留行的扫帚应该是后座的位置。


王不留行回头,手在空气裡画了几个符号,空气随着白色手套的动作发出微光,然后他手一挥,那几个发着白光的符号就没入了他的额头裡。


“!?”


木恩吓了一大跳。


“没事,安全带。”王不留行看他一脸惊吓的样子赶紧解释,”保证你不会从上面掉下去的咒语,还有穿上这个。”


木恩看了看对方不知道从哪裡拿出来交给他的一堆东西,是一件披风和一顶巫师帽。


“一定要穿上,不然我会被出来巡逻的猫头鹰开罚单。”


“……。”


起飞之后,木恩怯怯的低头往下看,底下他生活了十几年,从未离开过的微草镇变得越来越小,房子的屋顶好像教堂裡的拼贴磁砖似的一块块紧密相连,再往远处看,镇旁连绵的山丘变得极小,一个一个好像去年夏天他在街角的冰淇淋小店吃到的黑暗冰品药草大乱炖冰淇淋。


不过很快他就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些了。


“抓紧囉。”


坐在前面的青年开口,声音还是像原本一样低沉温和,木恩正打算回应,不过他刚张开嘴,扫帚瞬间加速,前面深蓝色的披风铺天盖地而来。


为了避免吃到披风或咬到舌头,木恩果断选择闭嘴。


周围的风景都因为太快的速度成了线状,透明的空气流动好像看得见,再这样的高速行驶下木恩不敢再往下看,虽然知道自己身上有下安全咒语,但知道跟感觉完全是两码子事。


等到王不留行终于在某个地方停下,木恩觉得自己没吐出来简直就是奇蹟了,他甚至怀疑王不留行为了避免别人在他的扫帚上吐,在咒语裡加了防晕扫帚成分。


他摇摇晃晃的跳下扫帚,环顾了一下他们着陆的地方,是森林外的一块看上去相当普通的空地,周围有些灌木丛和杂草。


“没有人呀……”木恩甩了甩头,有点疑惑的看向隔壁,这才发现原本站在隔壁的青年已经连人带扫帚的消失了。


他吓了一跳四处张望,最后在离他背后不远的地方看到了王不留行,对方正拿着扫帚,面无表情的拍打着树丛。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木恩喃喃自语,他越来越溷乱了,原来载他这么远出来才是来打扫卫生的么?


“嘿!”


他身后不远的树丛突然剧烈晃动了一下,他甚至来不及回身反应,只看到一道寒光闪过,一只锐利的剑背已经抵在他的脖颈后方,随后是连绵不绝的噪音轰炸。


“哈哈哈哈哈你今天反应很慢啊你怎么啦怎么啦待在家裡天天吸猫反应都变迟钝了么再这样下去今天这场就要算我赢了喔……”


接着是一声巨大的钝物击中声,噪音突然停了下来,寒冷的剑身也移开了他的脖子,木恩惊恐的摸着自己逃过一劫的后颈,跑到三公尺开外才敢回头。


王不留行一脸冷漠的站着,他脚边躺着一个看来是刚刚被他用扫帚打趴的东西,那东西动了动,坐了起来,又开始持续发出高分贝的噪音。 


“卧曹老王你越来越阴险了啊居然搞障眼法是说什么时候你也会影分身术了我都不知道你这傢伙真是难搞……诶等等,这是真人吧?”


噪音发射源朝着木恩又挥着剑朝木恩冲去,他原本还想躲,不过对方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导致他只来得及徒劳无功的往旁边歪了一下身子,表示一下他的努力。 


“诶,穿得跟你这么像,居然还来得及闪啊虽然没躲开不过反应不错了,梦选出来的么没想到这么快啊真是的我可要小心了你这老魔头教出来的将来一定是个小魔头……”


看上去一向很温和的王不留行冷着脸又拿着扫帚往那话唠头上敲,被他的剑挡了下来。


“这傢伙叫夜雨声烦。”王不留行一脸嫌弃的介绍,"就像名字说的,他真的很烦,你可以叫他夜雨就好,算是蓝雨村的当家人物,每次魔法竞赛大会的时候都要造成不少麻烦的傢伙,不过照理来讲应该还有一个人才对,现在没有看到。”


王不留行四处张望了一下,一脸怀疑的看着夜雨,”怎么没看到索克?他该不会跟你一样堕落,躲起来搞偷袭了吧?”


“什么堕落!我那叫战术战术你懂不懂啊老王,算了我知道你不懂,本剑圣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一次,索克今天没来,村裡有点事。”


“噢。”王不留行发出一个简短的音节表示他知道了,”怎么不是你没来,好可惜。”


“卧曹你找碴么!!!”


木恩怯怯地站在旁边看着两个拿个武器,看上去下一秒可能就会打起来的人吵架,正想着要不要退远一点,王不留行已经朝他走了过来。


“以后你平常就跟我在村裡学一些魔法跟打斗技巧,药草学也要学,然后一个月我和另一个傢伙会有一次出来找夜雨跟刚刚提到的索克,全名索克萨尔,比试,你就跟着我们出来观摩。每年还会有一次魔法竞赛大会,不过还有很久,我之后再慢慢跟你说。” 


木恩点了点头。


蹲在一旁百无聊赖地拿他的剑在地上涂鸦的夜雨听到王不留行说话,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看他们,”对了,防风那傢伙怎么没有来?”


“那傢伙随时都可以找,我今天主要是带他来见你们的,干嘛那么急。”


“噢,”夜雨发出了一个简短的音节表示了解,”我还以为是飞安法令修改之后你的扫帚不能三载。”


“……”王不留行沉默了一秒,”也有这个原因,所以我回去会先教你基本的移动方式,才不会以后每次要出镇都得被猫头鹰追着开单。”


木恩一脸茫然的点了点头。


“好了,今天就先这样,先回去吧。”


“诶诶诶诶等等,不打么!”就在王杰希骑上扫把向木恩招手时,夜雨突然大喊,把木恩吓了一大跳,”你这是浪费我的时间你不厚道啊老王我今天一定要跟你PKPKPKPK快拿出你的武器吧小朋友你让开一点我怕我误伤你啊!”


木恩赶紧退了两步。


王不留行耸了耸肩,没多说什么就骑着扫把往夜雨声烦飞了过去,夜雨声烦提剑格挡,接着一阵阵闪光,两人极快的过了几招,木恩还什么都来不及看清楚,夜雨收剑正要再出时,原本向前飞行的王不留行突然一个急转弯就往木恩这裡过来,还对他招了招手。


木恩愣了一下,王不留行通过他的时候伸出了一隻手,把他拉了上去,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微草村的方向飞了。


“我靠靠靠靠老王你这不厚道啊你什么时候这么阴险狡诈了,不对你平常就很阴险狡诈了不过今天特别严重啊需要挞伐……”


“比试的时候再见啦。”


王不留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木恩回头向后看,蔚蓝色的天空离他越来越近,夜雨喋喋不休的噪音和他的金髮一起越来越遥远、越来越遥远,直到最后变成了停留在远处的一个闪光点。


等他们终于再度回到微草村的时候,已经过了下午,他晕头转向的从扫帚上下来,然后看到王不留行走进那间风格诡异的小屋裡,拿出了另一隻扫帚。


“诶……”木恩觉得自己好像还晕着,脑子有点钝,”那是要给我的吗?”


王不留行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扫帚。


“噢。”他恍然大悟似的应了一声,”不是的,这支是一般的扫把,我要扫个地。”


“……”


“你的确也会有一支练习用的扫帚,不过要自己做。”


“诶?”


“之后你的披风和帽子也要自己做,然后总有一天,你会继承我的位置。”


“……为什么?”


王不留行停下了动作,一阵风吹起了他的额髮,西斜的阳光洒落在他的侧脸,给他的轮廓烫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没有为什么,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运作的,我们既等待着什么,却又不知道我们在等待的是什么。不过既然你是被选中的人,那就代表你有能力胜任这件事。”


木恩微微睁大了眼睛,他想起今天王不留行和夜雨声烦的激烈打斗,不自觉握紧了拳头。


他真的可以吗?有天他也会像今天的王不留行那样吗?


王不留行在落日的馀晖下对他露出微微的笑。


然后走进屋子裡拿出了一迭书堆在他手上。


“……?”木恩有点懵。


“先读完这些,把拉丁文学完,你才看得懂房子裡那本魔药书。”


 “……没有翻译蒟蒻之类的东西吗?”


“没有,你刚是不是穿越了?”


“我只是觉得依照到目前为止的发展,应该是这样……”


“你想太多了。”


夜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小屋裡不知何时又变成了童话般的风格,点起来奶油蛋糕般的暖黄色的灯,木恩和王不留行一起站在屋外。


深蓝色的斗篷上映着万千星辰。


---------------------------


题目与内文无关系列!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