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师的学徒翠翠

小区绿化委员翠烟烟。
头像感谢字特别好看的岁岁!
@来口冰红酒
背景来自和我组成墨绿组合的可爱的嘿嘿
@炼金术师诶嘿嘿嚯

【韩高】钢管舞王韩文清

这是一个标题很搞事内容很正经很正经的拉郎cp文哈哈哈哈哈!!!


请韩粉不要看到标题就准备爆打我哈哈哈哈哈哈!


姊妹篇请去看 @诶嘿嘿未来的蹦迪小王子高英杰初恋第二天遭遇到了父爱


夏休期将至,高英杰从许久不见的好友那裏收到了一张票,假日晚上在B市看艺术表演的。


好友说是转发抽奖抽到两张票,发现地点刚好和他家挺近,就想问问他有没有兴趣。


高英杰上网搜了搜那个表演,节目五花八门,从一般唱外文歌的到跳钢管舞的都有,他想了想和朋友好久没见了就答应了。


其实高英杰虽然是个电竞死宅,却对这种歌唱舞蹈类的艺术表演不大排斥,他在学生时期参加的就是学校的舞蹈性社团,性格腼腆的他甚至因此得到了舞蹈小王子的外号,迷倒了学校裡一票妹子,说他是那什么的,反差萌。


加入微草之后这段历史自然就被掩埋了,不过高英杰一直觉得,他的心底深处,燃烧着一个舞王的灵魂,随时在召唤着他,以致于他每次买早餐路过一群跳广场舞的大妈,都克制不住自己羡慕的眼神。


走在一旁的乔一帆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你妈妈在那裏跳舞吗?"


高英杰回过神来:"啊?没有啊,怎么这么问,我就是觉得广场舞也挺好的。"


乔一帆:"……."果然不是错觉,小高最近压力太大了。


表演当天晚上高英杰和好友去附近简单吃了个饭就前往表演会场,人不多,座位上疏疏落落的坐着几个人,好友问,"你看过节目表了吧?"


高英杰说,看过了。


好友:"你最有兴趣的是哪个节目啊?"


高英杰扫了一下手上的节目单,去掉几个歌唱性质的节目,想了想,"钢管舞吧?"


"诶!"好友吃惊的看了他一眼,"我以为你是那种清纯派的呢,没想到口味这么重啊。"


"不是。"高英杰哭笑不得,"其他类型的表演我都看过了,就这个没有,我就特别想看看。"


"噢。"好友点点头表示理解,这时灯光暗了下来,"要开始了。"


一开始的表演除了少数稍微有趣地之外,没什么特别的,前一晚打BOSS没怎么睡的高英杰看得有点睏,揉了揉眼睛,好几次差点睡着,意识涣散的时候身旁的好友推了推他,钢管舞表演要开始了。


高英杰睁开已经半闭的眼睛,随着音乐响起,走出来的并不是一个美女,而是一个戴着面具的高大男子,高英杰有点惊讶,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那个身影有点熟悉。


身旁的好友低呼,"卧曹,居然是男的,而且这个勐男好……"


高英杰发着愣接口,"好像韩队啊。"


好友:"什么,你刚说了什么吗?"


高英杰正襟危坐,"我什么都没有说,你想说什么?"


"噢,我想说好勐,身材好好。"


高英杰看着舞台上的人在钢管旁翩翩起舞,表演没什么出格动作,表现的纯粹的艺术美感,不过高英杰的心思却早就不在这裡,他越看越觉得那男人特别像霸图队长韩文清,明明看不到脸,不过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接下来的表演他都没什么心思看了,浑浑噩噩的陷入了那个长着钱包脸的霸图队长其实是钢管舞者的恐惧之中。


然而他发现他心底除了惊恐还有点莫名的情绪,他一直觉得联盟裡没有人能理解他骨子裡联盟舞王的灵魂,如果台上那个人真的是韩文清前辈,那他是不是,可以看到自己心裡那团燃烧的火?


直到身旁的好友推了他三下他才惊觉表演已经结束,朋友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喝个酒。


“啊,不了,我不喝酒。”


“噢,那我和朋友到附近喝两杯,先散了?”


“啊,掰掰。”高英杰对着朋友挥挥手,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默默的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高英杰靠在后门出口外的栏杆随意划拉着手机,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在他连续读了五条黄少天的朋友圈,点了五次查看更多后,门内走出一个人,在昏暗的街灯下看不清脸。


高英杰抬头,正好与那人四目相对,那人顿了一顿,没什么反应就要离开。


“韩队!”


“……?”那人脚步顿了顿,随后又提步向高英杰走过来。


确认身分之后高英杰觉得心脏已经快要从喉咙裡跳出来了,他忍住拔腿就跑的冲动,站得直挺挺的像棵树。


走近一点之后韩文清似乎是看清楚他的脸了,鬆了一口气,”原来是你。”


高英杰正要开口,韩文清又皱着眉头说,”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閒晃,王队是怎么教的。”


高英杰一听有点来气了,虽然对方是大神前辈,不过队长是他最崇拜的前辈,听到最尊敬的队长被念了,高英杰觉得自己还是要反驳一下的,”韩队你还不是,这么晚还在外面閒晃,韩队……”


高英杰原本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和他说韩队是怎么教的,无奈说到一半才想起来,自己面前站着的正是韩队,一时间什么都说不出来。


韩文清略略挑了挑眉,似乎是在等他说下去。


要是现在换是卢瀚文在这裡,被黄少天调教出来,古灵精怪的卢瀚文可能会马上改口”韩队您真是文武兼通智勇双全,在下自叹弗如。”不过高英杰终究不是卢瀚文,他一下子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高英杰憋了半天啥也没憋出来只一直低着头,韩文清看他这副委屈样,想大概是自己太严肃吓着小孩了,于是他勉强的挤出了一个柔和的微笑。


高英杰都快哭了。


两人一起走在夜幕中,影子在一盏盏街灯下变得模煳而散乱,高英杰什么也没有说,他觉得这时候说什么似乎都不恰当,于是只是乖巧的低着头,专心的踩地砖没有线的地方前进,数着格子等着韩文清发话。


过了不知道多久,韩文清严肃的开口了,”你……”


高英杰立刻停下了数格子的动作,屏气凝神的等着韩文清发话。


“你吃晚饭了吗?”


“……”高英杰沉默了一下,万万没想到说的是这个,不过他并没有吐槽,”吃了。”


“噢。”韩文清简单的回了一个字,两人又陷入了无止境的沉默。


高英杰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开启话题并不是他的专长,不过他告诉自己要努力,他用力的咬了咬下唇,小声地开口了,”前辈……”


韩文清打断了他,”刚刚你在的么?”


高英杰没有说话,他知道韩文清正看着他呢,他轻轻的点了点头,不敢看韩文清的反应。


韩文清似乎吐了口气,不像叹气,倒像是下什么决定前的准备似的。


“你想要听么?”


高英杰又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好吧。”韩文清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厚重严肃,但不知道为什么,高英杰就是有种感觉,对方比刚才放鬆多了。


“我第一次接触跳舞是在我国一的时候。”


高英杰不自觉的放轻了呼吸声和脚步声,深怕一点细小的噪音干扰了这位前辈。


“那时……我们选社团,是照抽号顺序选的,我抽到了最后一号。”


高英杰瞭解这种悲催的心情,有次微草无聊roll点玩,他第一个roll到了一点,然后队长就在他后面roll了个99点,他当时简直想摔手机。


“到我的时候,已经没什么社团有缺额了,尤其热门的运动性社团几乎全都满额,剩下的都是些写写画画的玩艺儿,我没兴趣的,这时我就注意到了最角落的一个社团,钢管舞社。我当时只想着练身体,钢管舞就钢管舞,又没什么,于是我就加入了这个社团。”


高英杰忍住倒抽一口气的冲动,他知道自己即将进入故事的核心。


“一开始就当体操练,我也没什么特别感觉,比较有感觉的倒是一起练的全是女同学,都很怕我。”


高英杰心裡默默吐槽,大概是长相的关係,不过他当然没有说出来,听了这么一会,他觉得这个前辈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可怕,是个有故事的人,他看着昏黄灯光下韩文清的轮廓,突然感到了一点亲近感。


“于是我就一个人练习,越练越感受到了这其中的趣味所在,不过老师总夸我跳的好发表时又不让我上台,原因我自己当然也清楚,但和我无关,我就是自己练习。”


高英杰沉默了,这位前辈果然做什么都是全力以赴一往直前的,即使不一定能得到回报也一样。


“加入战队之后很忙,当然就没什么时间跳舞,不过有空的时候我还是会练习练习,结果刚夏休期我就接到了我以前那个舞蹈老师的电话,说是他们团裡负责钢管舞的人受伤了,但他们最近有个小表演,问我能不能帮个忙,我就答应他了。”


故事说到这裡也差不多说完了,韩文清又吐了口气,高英杰也忍不住跟着鬆了一口气。


沉默良久,高英杰总觉得自己应该回应点什么,于是他停在了灯光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想了想又补了一句,”队长也不会的!”


韩文清似乎是笑了笑,高英杰觉得这个笑比刚刚那个勉强挤出来的笑好看多了,他说,”我知道。”


韩文清停在了下一盏街灯下,回头看着他,影子高大而孤独。


高英杰有些惊讶看着这位前辈对着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时间已经相当晚了,衬着远处的万家灯火迳自闪亮。


高英杰觉得那些光芒都比不上眼前这个浅浅的笑。


他甩了甩头,把奇怪的念头甩开脑海,三步併作两步追上韩文清,小小声的说,”前辈,我也告诉你一件事。”


韩文清轻轻的应了一声,他低头看了看身旁的高英杰,他对这位年轻的选手的印象大多留在场上,对真人倒不熟悉,今天一聊,别的不提,竟感觉对方有点可爱。


心裡这么想,韩文清当然还是面不改色,见对方半天没作声,又开了口,”怎么了么?”


“前辈……并不是一个人……”


“嗯?”韩文清停下了脚步低头,高英杰正好抬眼看他,韩文清看到高英杰眼裡的流光,倒映的灯火裡流着一个他。


“前辈……那个……”高英杰又咬了咬嘴唇,”前辈,其实我也特别喜欢跳舞,真的。我们以后,有机会说不定可以……一起跳试试?”


韩文清的表情看上去丝毫未动,不过高英杰却从他眼裡看到了狂喜。


“好!”韩文清点了点头,对他来说,最深情的表白不过如此。


高英杰放鬆的笑了笑。


两人肩并着肩,脚步坚定的向前走去。


END


--------------------------


到底为什么我只是想搞个事,最后搞得这么正经还爆字了哈哈哈哈哈!


万恶之源: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