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师的学徒翠翠

小区绿化委员翠烟烟。
头像感谢字特别好看的岁岁!
@来口冰红酒
背景来自和我组成墨绿组合的可爱的嘿嘿
@炼金术师诶嘿嘿嚯

【蓝雨】蓝雨编辑部招人中,欢迎您一同加入亚历山大的行列

这篇没有CP真的没有,鱼和天天那个只是郑轩的玩笑。


----------------------------

“亚历山大……”


午休时间,郑轩把便当放在休息室的桌上然后趴了下来,一隻手伸出去摸走了徐景熙刚从冰箱拿出来的绿茶喝了一口。


“郑轩你最近要接写历史小说的作者啊?”徐景熙把绿茶抢回来,坐在了郑轩旁边的座位上,”我没听说啊,好好加油。”


“什么历史小说,是黄少。”郑轩翻了个白眼,”我真的快要被他逼疯了,别的作者都是拖稿、没灵感、写不出来,怎么就他日常爆字数。”


徐景熙笑了笑,”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夜雨老师是出了名准时交稿的,多少编辑想要这样的作者都求不到呢。”


“你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宁可去催稿也不要天天看黄少爆字数的稿子。以前看接手过黄少的前辈崩溃的讲他的事蹟都觉得特别好笑,怎么会有作者热爱工作到次次交稿都爆字,和他沟通过的编辑个个都崩溃。等真遇到了才知道崩溃一说真的不是说着玩的,黄少不只稿子烦死人,本人也会烦死人……”


夜雨声烦,本名黄少天,年纪轻轻就以一篇得奖小说”在下夜雨有何贵干”的长篇小说一炮而红,后来陆续出版了”一剑走江湖”、”植树杂感”等小说,都非常热卖,再加上黄少天以文长话多为特色,而有特色的作者向来是很受大众欢迎的,他的签名会次次爆满,称得上是现在的当红作家。


郑轩把脸进手掌里叹了口气,他以前也很喜欢黄少的,觉得他的文虽然因为长看着累,但还是非常有趣的,然而真的有了和黄少配搭之后,他每天看着砖一样厚的稿子只想撞牆。


郑轩一手托着脸望向(并不存在的)远方,“这难道就是距离产生美吗……”


“突然凹起姿势思考人生来了,到底怎么啦?”徐景熙津津有味地咀嚼着便当凑近郑轩,”你不是昨天收他的稿子吗?”


“是啊……”郑轩仍然保持着他的造型, 一脸忧鬱,”是这样的……”


前一天下午,郑轩约了夜雨老师,也就是黄少天讨论稿子相关的细节。


“关于你今天早上传来的稿子……”


“怎么样怎么样我自己觉得还是挺不错的吧!尤其是第二段第三行的那个句式我想了好久,从来没这么用过,第一次用感觉还是挺新鲜的我就特别喜欢那句……”


郑轩觉得自己的头开始痛了,他比了个打住的手势,等黄少天停下来之后,他吸了一口气,”好是真的好。”


这话倒不是背着良心说的,黄少天好歹也能算是蓝雨最捧的一线作家,实力绝对不会差,尤其他的文章虽然长,剧情转折时机的把握与控制却是极好,是他的特色之一。


黄少天正要说话,郑轩又开口了,”但是……”


“但是?”


郑轩用两只手比了一个豆腐块,“我原本告诉你把字数控制在7000-8000的吧,你写10000我也就认了,你写15000是直接爆了两倍啊……分给你的板块这么小一块,15000字的稿子没办法排版的……”


黄少天露出了有点苦恼的神情,“哎其实这个我也有发现,但是昨天晚上我去我家楼下吃粤菜,平常那店做的实在不怎么样昨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做得特别好吃,我肚子饱了心情就好心情好了写的就顺畅,不知不觉就写15000了,你能不能帮我想办法塞栏位里啊?”


“……”郑轩扶额,”我们原本预计是用十号字印刷的,你写了两倍字数,难道让我们用五号字印刷吗?到时候读者打开杂志看到一堆蚂蚁,投诉信不会是像蚂蚁一样爬进来,会像一大群蜜蜂,把我们扎成猪头。”


黄少天的表情稍微严肃了起来,“那要怎么做,你说说看?”


“你能不能把字数删到一万个字,一万个字我可以想办法处理。”


“一万个字啊……”黄少天露出了有点为难的神情,”删五千个字实在有点多啊,我的文章虽然不能说是一字千金可一字百金我想还是有的吧,一字百金删掉五千个字那就是把五十万丢进垃圾桶啊你捨得吗捨得吗捨得吗!”



“加减删一点吧,这句?”郑轩用笔在稿子的影印件上面指出了一条看上没什么作用的句子,”这句只是讲风景,可以删吧?”


“不这你就不懂了,这段句子讲的是异国湿湿冷冷的冬天,这种湿冷正是反映出主角心境的转变,他以前所在的国家是没有这种湿湿冷冷的冬天的,此外,这种湿冷的状况更与主角现在的生活状况作出了呼应……(以下省略一千字解说)”


“嗯……”郑轩露出了欲哭无泪的神情,感觉今天脑子的运作量已经到极限了,他现在只想回家,钱怎么这么难赚啊!


“怎么了?”


一个不属于现场任何一人的声音毫无预警的在郑轩背后响起,把郑轩吓得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谁?”


“我。”喻文州笑笑的绕过郑轩的沙发走到他们对谈的桌旁,”出了什么问题吗?”


“喻经理。”郑轩赶紧站起来,”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们的工作状况啊,然后就看到你跟少天讨论的很激烈,怎么了?”


黄少天抢白:“我的稿子太长了字数多了一倍我现在要删可是这文章每一个字都是我的心血我捨不得啊你说怎么办啊文州!”


黄少天和喻文州据说是高中同学,两个人个性和能力都很不一样,大学两个人的学校和专业都选的不同,后来因缘际会在编辑部重聚。


喻文州摸了摸下巴,转向郑轩:”能分两期发吗?”


“啊……”郑轩翻了翻笔记本,”下下期的板块分配还没有完全决定好,我可以沟通看看。”


“好,那我先走了,下午还有会。”


“文州掰,晚上吃个饭。”


  "好,等你电话。"


说到这里,郑轩停下来喝了口茶。


“这不是解决了吗?”


“应该是的。”郑轩点点头,”不过黄少说既然要分两部分发,他还得带回家改改,谁知道又会给他改出什么花来,还有……”


“还有?”


“还有我现在怀疑我上司和我负责的作者有一腿了,头秃。”郑轩做出”小黄鸡抱头”的姿势。


徐景熙大笑正想说点什么,门突然又被推开了,他俩一下子紧绷的看向们,虽然喻黄二人和他们都挺熟,但这种话即使是开玩笑,要是被有心人听去了还是很麻烦的。


“……两位前辈好?”


推门进入的是蓝河,编辑部的后辈,黄少天的粉丝,负责新人写手卢瀚文。卢瀚文是黄少天的徒弟,年纪轻轻就极才华洋溢,已经有几篇作品获得得奖提名,大部分人都认为继黄少天之后蓝雨即将捧出的第二个新星就是卢瀚文了。


“啊,小蓝啊。”郑轩和徐景熙鬆了口气,”坐,怎么现在才来,午休时间都快过了。”


“刚刚和小卢讲稿子讲得晚了点……他这次的稿子爆了四千字啊,越来越像黄少了。”蓝河把便当放在桌上整个人缩进沙发里,”不知道该说高兴还是抓狂好,应该借前辈的话……”


郑轩也陷进了沙发,和蓝河异口同声:“亚历山大啊……”


坐在旁边的徐景熙悄悄地拿起便当离开了房间。


END


----------------------------


我在写什么(小黄鸡抱头.jpg) 


评论(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