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师的学徒翠翠

小区绿化委员翠烟烟。
头像感谢字特别好看的岁岁!
@来口冰红酒
背景来自和我组成墨绿组合的可爱的嘿嘿
@炼金术师诶嘿嘿嚯

(林方)别来无恙

老林,在火车上写信真难,晃,我真诚的笔迹你还认得出来吗?

我知道你一定要问我为什么要写信,难道发短信不好吗?其实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国外伙食吃得太久了,吃得人都不对劲了,我也不清楚。

说到伙食,这裡的东西真是好难吃,李轩都快疯了,成天想煮泡麵,可是每次都被张新杰抓到。

我突然好想吃你做的豆腐脑啊,好久没吃了,我方锐吃遍大江南北蓝雨呼啸兴欣的伙食之后,还是最怀念在呼啸我们俩加练的时候你开小灶给我煮的豆腐脑。我后来照你给我的食谱试过可总感觉少了什么,找个时间我再去你家你再给我煮豆腐脑好不。

刚刚火车经过一座桥,水真漂亮一闪一闪的,旁边有条长长的公路延伸过去,上面只有一辆车,有种想来住在这种地方的冲动,乡下有点荒凉但是风景挺好,生活也满悠哉的。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这种地方网路肯定很慢,可能撑不住我打荣耀,打几分钟就掉线我肯定天天抓狂,绝对悠閒不起来的。

刚刚车上有几个金髮小哥哥跟我说话,我完全听不懂,他们用手机给我看了我单人赛首胜的视频截图,又开了手机裡的相机要和我自拍,果然我还是挺有人气的吧,国外都有我的粉丝。

小哥哥浓眉大眼长得挺好看,不过我还是觉得你比较好看。

啊,不过我是宇宙最帅的方锐,所以你只能排第二啦。

写了这么多,好像没什么重点,其实也真没什么重点,只是想和你说说话。

以前躺在宿舍上舖每天都理所当然可以和你说很多废话,后来就不能说太多,每一句话都变成电话费了。

我想你了啊。

方锐

-----------------------------

方锐低头把信摺成三折准备放进袋子裡,突然感觉旁边的空位有人坐下。

"这裡有人坐吗?"

方锐僵了一下。

"感觉到来自背后的压力了吗?"

"老林!"

阳光随着火车的前进一会明一会暗的映出林敬言的轮廓,方锐揉了揉眼睛,简直怀疑自己因为过度疲劳出现了幻觉

"你怎么会在这裡?"

"我算好你回兴欣的时间在兴欣等 要给你个惊喜,结果只等到叶修,他说废物点心突然疯了,连英文都不会讲两句居然要一个人旅行,比其他人晚回来几天,看我要在这裡等还是去找你,我就来了啊。"

阳光在林敬言的身上镀上一层光,林敬言伸开手,方锐没有迟疑的埋进了光裡。

"想我了吗。"

明明是个问句,方锐却觉得他用的是句号结尾。

"嗯,想你了。"

"我也是。"

End

-----------------------------

哈哈哈哈才刚说要停更就更新了的我。

在火车上写的小短文。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