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师的学徒翠翠

小区绿化委员翠烟烟。
头像感谢字特别好看的岁岁!
@来口冰红酒
背景来自和我组成墨绿组合的可爱的嘿嘿
@炼金术师诶嘿嘿嚯

【林楚】非典型童话故事(01)

设定年龄差比较大。

瞎写把。

---------------------------------------------------------

"公主!公主又跑去哪了!"

"哎反正上课时间和饭点她都会自动出现的,急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公主特爱玩呢。"

"不是啊!国王刚刚下了命令!在午时前必须把公主找到……"

"她又今天有相亲呢!她已经逃了三场了你忘了吗!"

楚云秀缩着脖子蹲在两名侍卫刚经过的草丛中暗自叹气,如他们所说,她已经躲了三场相亲了,这么躲下去确实不是个事儿。宫廷这么一大片到处有树丛,她有把握能一直躲着不被找到,但人哪会让她这么一直躲下去呢,迟早会派人全天候看管她的。

楚云秀是个公主。

按照童话裡的套路来说,公主都该衣食无忧,尊贵的在皇宫裡,等着一个或许骑着白马,或许穿着红袍,或许风度翩翩的王子来娶她,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但楚云秀不太一样,她对嫁给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的邻国王子没什么兴趣,她有才华,积极进取,不管学什么她都能学得好。

她特别喜欢马术和骑射,这些她原本是不需要学的,但在她的央求下国王勉强破例给她请了两个老师,老师对楚云秀的学习赞不绝口,连称她有难得的才能,即便出门去和男子比拚也不会落于下风,然而国王却千叮咛万嘱咐这件事不能说出去。

毕竟公主还要嫁人的。

楚云秀不服,她对王子没什么想法,也不懂为什么公主就该天天待在宫裡学女红才嫁得出去,她不排斥宫裡那些礼仪课程,也还是个喜欢打扮的妹子,不过她不喜欢有人因为她是个妹子处处限制她做想做的事。

于是当她到了适婚年龄,国王开始给她安排相亲时,逃跑成了理所当然的选择。

楚云秀扯着自己被勾出线的荷叶边裙子出神,一阵风吹过,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掉了几片叶子,她捡起脚边的一颗小石子瞄准一片缓缓坠下的叶子弹去。

中!

她差点就喊了出来。

事与愿违,石子没有命中,它从飘落的叶子旁擦过,叶子晃动了几下,随后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的平稳坠落了。

楚云秀咬了咬下唇,把相亲的问题抛到了脑后,又捏了一颗小石子,开始等起了风。

没让她等太久,一阵风再度包围了她的身周,她聚精会神的看着方才那棵树。

树也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又摇摇晃晃地掉了两片叶儿下来,她屏气凝神的又弹出了一颗小石子。

还是没中!

楚云秀左右反正也没事做,索性和这棵树杠上了,她又捏起了一颗石子。

"姿势不错,但是不够准。"

不知从哪冒出一个声音,楚云秀吃了一惊脚一滑,往后倒的时候她看着这天下午清澈的天空胡思乱想,她刚刚太专心了,居然没注意到后面什么时候蹲了个人,今天估计栽了,太专注摸鱼结果没躲成还得摔成猪头。

一只手轻轻地在她背后揽了一下,阻止了她的后脑勺和地面亲密接触。

楚云秀猛一回头,结果空间太小,刚刚那人扶了她一下现在和她挺近,楚云秀这一回头,结结实实地给了那人下巴一个头槌。

"嘶……这下是准了……祖宗啊妳动作轻点成么?"

"哎抱歉啊。"楚云秀摸了摸撞着的额头下意识地退了两小步,那人捂着下巴,眉眼却仍然带着温柔的笑意,还带着细框眼镜,看上去特别斯文书生的模样。

"刚刚是你说我弹不准?"楚云秀挑了挑眉,有些怀疑的模样。

那人笑了笑,似乎看出了她怀疑的理由,他抓过楚云秀的手腕,楚云秀吃了一惊正想抽回,结果那人只是把她刚刚塞在手裡的石子拿走了。

"……"楚云秀有点尴尬地咬了咬下唇,漫不经心的想,脸长得普通吧,手倒是挺好看。

那人看她眼珠子咕熘熘的转,也没多说什么就是笑了笑。

于是他们一起蹲在树丛裡等起了风。

等了半天,这次风不那么给她面子了,迟迟不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楚云秀总觉得无法专心有点尴尬,不时偷瞄着紧挨着她的那人。

谁想那人突然转过来,四目相对的瞬间,楚云秀有种被抓包的心虚感。

她决定说点话来化解微妙的气氛。

"那啥,你是谁啊?"

那人又笑了起来,楚云秀觉得打她看见他到现在为止,那人好像总是带着种温柔的笑意,让她有些移不开目光,"妳想起来了啊,我以为妳已经彻底忘了,是谁不重要,总之不是来抓妳去相亲的。"

"我看你也不像。"楚云秀瞄了他一眼,"哪有来抓我去相亲还和我在这裡弹石子的,旷职也不是这么个旷法。"

"呵呵。"那人笑而不语。

她不自觉的抬高了一点音量,"你别转移话题啊,我问你是谁呢。"

对方对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在躲藏中的,脸不明显的红了红又压低了声音,"你快说啊。"

"林敬言。"那人不再和她打迷煳仗,简洁的给了她一个名字。

"林敬言。"她小声的重複了一遍,"我是楚云秀。"

"我当然知道。"林敬言笑了笑,"妳想我叫妳什么?小公主?公主殿下?还是直接叫名字?"

"随你。"

楚云秀其实不是很计较称呼之类的问题,她觉得这些都只是形式问题,走也罢不走也罢,终归知道在叫她就没什么问题了。

"好,小楚。"

楚云秀咬了咬下唇。

"我俩一直蹲在这也不是个事儿,没风也罢,我直接演示遍给妳看。",

"诶,没有风你怎么……"

"看到那片最边缘的叶子没有,我直接把它打下来,就这片,不会打到其它的。"

楚云秀心下怀疑,这种事哪有可能做到,林敬言却彷彿知道她的怀疑似的,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看着就是了。"

林敬言把抓了太久,已经在手心裡捂热的石子放在左手掌心,微微皱起眉头全神贯注的瞄准,楚云秀不自觉也跟着屏气凝神。

就看林敬言瞬间神色一凛手指发力,石子快速的朝前飞去,准确击中枝叶相连处,叶子连挣扎都没来得及挣扎,就轻飘飘的飞了下了。

楚云秀感觉方才一瞬身周的空气在刚刚一瞬间彷彿都降了几度温。

“就像这样。”

林敬言的脸色又恢復了暖煦,前一秒的狠劲全然消失,换了个人似的,推了推眼镜继续斯斯文文的讲解,"不过我刚刚示范的那个是静态瞄准,和妳刚刚在玩的动态瞄准不一样的。"

"你……"人格分裂啊?楚云秀终归没说出来,不过已经默默对这人起了兴趣,她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人。像一潭镜湖,一般人或许会被春阳照射下的波光吸引,但其实更让她感兴趣的是隐藏在湖底的一方神秘。

林敬言笑了笑,也没问她想说什么,只是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过一点半了啊,妳的相亲估计已经没了,妳不会想在这裡蹲一下午吧。"

"啊,还真的。”提到相亲楚云秀的眉头又不自觉的蹙起,”哎我说这个相亲吧这么躲下去总不是个事。”

林敬言笑。

“总会有办法的。”

TBC.

---------------------------------------------------------

这对有够好嗑朋友不考虑一下吗?

被小方老师和烤肉老师两篇文直接推入冰窟,这种重火力安利实在太厉害了,陷入沉思.jpg。

BG有够难写!!!!!我都写了什么东西噫呜呜噫。

而且我居然还开了个连载,听到了未来的自己发出咕咕的声音。

评论(1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