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烟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袁柏清觉得自己快疯了,借隔壁郑轩的话来说,压力山大。


身为微草未来的治疗,治疗之神方士谦的准接班人,所有人都觉得他精分的不够彻底。


"柏清啊,你这副要死不活的态度,角色很可怜的。"


我也很可怜啊!方神!方爹!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儿子!你直说吧!


"你这样半吊子的精分,会让防风和冬虫夏草有天在赛场上相遇时产生他们其实是同一个人操作的错觉,最终导致角色精神崩溃的。"


到底要在什么情况下才会让他们在赛场上相遇角色精神崩溃是什么鬼我会先崩溃啊啊啊还有这俩家伙从头到尾都是同一个人在操作的啊您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我是谁,我在哪,我觉得我从进入微草拜了这疯子为师开始,我的人生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方士谦看袁柏清一脸茫然,打从心底为微草的未来感到非常哀伤。


"你怎么能不是个天生的精分呢,微草从上到下就是个精分的队伍啊。"


"我怎么没看出除了您以外队里还有谁病得这么严重啊!"


"王杰希啊,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


袁柏清满地找自己的下巴。


"真看不出来啊?你平常看着他俩眼睛睁着是个正常完整的队长,把右眼闭起来,他就会变成,王‧邪王真眼‧装逼使我快乐‧杰希卡斯基。他以前的魔术师打法就是因为打着打着动不动把右眼闭起来,里外人格交替使用,才能达到如此高妙的操作。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简直是精分的最高境界,连我都自叹弗如。"


去倒茶路过的王杰希"……”


王杰希一只手抓住方士谦的肩膀,一只手遮住右眼,温柔的对着吓坏了的袁柏清开口:"你爹昨天晚上忘吃药了,我带他去治治。"


"徒儿,徒儿救救我啊!!!这是绑架啊!!!王‧邪王真眼‧装逼使我快乐‧杰希卡斯基出现啦!!!这是谋杀亲夫啊!! !"


袁柏清揉揉眼睛,觉得自己大概从进入微草那一刻开始就在做一个梦,在这个梦里,他不是庄周也不是蝴蝶,他是一个闯入神经病院的普通人,受到严厉的思想改造,最后也成了神经病。


啊,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还是训练吧训练使我快乐。


-------------------------------------------


我就随手写写,压力大,长篇的更新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何日。 (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