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烟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王方王】一步之遥

花吐

原作向

-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王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杰希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身置于一片洁白的花海。

他迷茫的走在不知名的花海中,脑子有些混沌,想不起睡觉前发生的事,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走着走着他看到前方一道修长的背影,在一片洁白的背景中仍发着令他移不开眼的光,他不自觉被那个身影吸引,加快了脚步。

一朵朵白花在他踏上的瞬间就散成白色的光点消散在空气中,王杰希没有发觉,他的眼光只定睛在那个似乎愈来愈淡的身影,情不自禁小跑了起来。

方士谦在王杰希离他不到两公尺的时候回过头,脸上挂着不笑也不哭的难看表情,王杰希心里莫名一阵发酸。他忍不住伸出了手,方士谦在他伸出手的瞬间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后在手指即将相触的一瞬间,化为淡绿色的光点消散了。

纯白色的花海随着对方的消失开始崩塌成一片光海,王杰希感觉自己在一片温柔的白光中不断下坠,直到最后一朵花也化成光点消散,他终于置身在一片黑暗之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杰希醒了,枕边有两朵纯白色的花,和他在梦里所见的如出一辙。他理了理宿醉后混沌的思绪,最后在桌上找到一张字迹凌乱还沾着酒渍的纸条。

-谢谢,再见。

他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凌晨五点,他把原本设好的闹钟提前关掉,转了一圈看看房间,室内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他吸了一口气,又轻轻吐出来。

真的走了啊,这家伙平时闹腾闹腾死皮赖脸的,下定决心的时候还真没人比他做的绝。

王杰希打开窗户,看了看尚未明朗还缀着几点星子的天,抱着不大的希望低头看向路边,竟然真给他看见了路边停着一台车,熟悉又陌生的影子被路灯拉的老长,对方正把一个个行李箱扛上车。

他有点惊讶,自己对方士谦应该再熟悉不过了,没想到此时老远看到对方的背影,竟有些莫名的陌生。

打比赛时方士谦永远跟在王杰希的身后,意气风发的笑着,而游戏里防风和冬虫夏草也总是在王不留行的身后,让他无后顾之忧的往前冲。这么久了,方士谦虽然嘴上一直没饶过王杰希,但一直是他看着王杰希的背影,守着他的背后。

这一守就是四年。

这么久了,王杰希竟没发现自己对对方的背影是多么的生疏。

他以为他们之间没有什么遗憾,并肩作战四年两次走到颠峰,然而到了最后的最后,他才发现这些都远远都不够。

王杰希看了很久,似乎想在这几秒内把四年间中缺少的都找回来。

最后他还是没有下楼,默默地拉上窗帘。

再见,方士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方士谦奋力的把行李箱搬上小黑车的后座,搬的过程咳了两声,两片透着芬芳的花瓣随声掉落在地,方士谦低头看见忍不住骂了声。

一个大老爷儿们的吐这不像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鬼,方士谦皱了皱眉头,揉揉发酸的手臂,果然太久没搬重物了,职业选手的手都被保护的跟什么似的,比姑娘家还小心。

方士谦揉了揉自己右手手腕的茧发了会呆,这一走,他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回来。

他昨天好好狂欢了一把,第二个冠军,他感觉自己在微草是鞠躬尽瘁没有憾恨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疯狂灌着啤酒笑闹的同时他总认为自己还有什么未完的事,血液深处莫名的情感在奔流,却又被潜意识狠狠的压了回去。

喉咙忽然涌上一股腥甜,等他回过神的时候酒里多了几片花瓣,他也没在意,举起酒又要再灌。

“别喝了。”

王杰希皱着眉头抓住方士谦拿着酒杯的手,他的眼角也有些红,看起来也是醉的厉害,顶多比方士谦稍微清醒一点。

那双总是清澈冷静的眼眸里现在因为酒精氤氲着一层迷茫的水气,里面模模糊糊映出一个脸色苍白的自己。

方士谦突然笑了一下。

“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王杰希显然被他弄得懵了,头歪着,有些可爱。

方士谦觉得自己好像穿越到了四年前,王杰希还没有今天的冠军队队长风范,方士谦也还不是治疗之神。他们只是两个还有些棱角的少年,磕磕绊绊打打闹闹,一路打上了今天的冠军。

王杰希愣了两秒之后也笑了出来,抓住方士谦的酒杯低头喝了一口。

他突然很想吻他一下。

方士谦感觉有什么压抑太久的情绪就要迸发出来了,心头一慌,手猛然一松,王杰希还来不及反应,酒杯落在地上碎了,一地的深色液体里混着两朵湿漉漉的白花。

接下来的事他就记不太得了,他醒来的时候是凌晨四点,老早收拾好的行李整齐的叠在旁边,他悄悄的爬下床,凑近下铺看了看王杰希。

对方似乎睡的相当不安稳,眉头紧皱,睫毛颤着,脸上淡淡一层宿醉的红。

方士谦心头一动,没克制住低头轻轻在对方唇上印了一吻。

然后他突然一阵猛咳,几朵花落在了对方的枕上,王杰希大概是醉的狠了竟然也没醒来,方士谦松了一口气,搬着行李一个人下楼了。

要走就走的彻底点,他抬头看了看微草俱乐部最后一眼,他刚进战队时林杰亲手栽下的小树,经过五年的时光,也已经茁壮成长不少了。

他视线微微一飘,在自己待了五年的房间窗口停了一下。

他感觉窗帘好像动了一下,不过他也没多想,只是笑了笑。

五年的光阴啊,他想,生命中最好的时光都留在这儿了。

再见,王杰希。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意不意外!有更新开不开心!

我不开心……(

没有打预警是因为自己觉得这算是开放式结局。

筵席终有散聚时,只望在往后的日子里,会有再相逢的一天。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