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烟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方王方】夏

王杰希叼着冰棒坐在树荫下的一张小石桌上,手上随意的在纸上涂涂写写。

 

他已经几年没见过方士谦了,对方毕业典礼之后就直接飞了国外攻读摄影,连声招呼也没打。

 

前一天还好端端出现在眼前一副没事的人隔天就彻底消失,王杰希说心裡没火肯定是假的,然而当他回到宿舍打开宿管大爷交给他的一个厚厚的没有署名信封,从裡面倒出一叠相片的时候他完全哑口无言了,原本的一点怒火完全被浇熄,只剩下一点莫名的惆怅。

 

信封裡厚厚一叠全是抓拍,在树荫下的斑驳光影中弹着吉他的王杰希,在夜晚的街灯下逗猫的王杰希,在路边的烤串摊嘴角沾上酱汁的王杰希,午后在图书馆睡过去脸上被浅浅压上制服痕迹的王杰希,一张一张,全都是他。

 

照片最后停在方士谦出国的前一天。

 

毕业典礼上方士谦捧着一大束学弟妹送来的花,一如往常的欠揍的笑着朝他走过来。

 

王杰希朝方士谦伸出一隻手,方士谦想了想,空出一隻手放进他的手裡。

 

王杰希:“……” 不是说这个啊大爷。”我其实是想帮你拿花。”

 

方士谦假装很矜持的把伸出去的手收回来,然后毫不客气地把手上所有的花都堆进王杰希怀裡。

 

“这麽久了,你没什麽话想说?”王杰希被塞了一大捧花还有些手忙脚乱,一时间还来不及反应,愣愣地抬起头。

 

只听到喀擦一声,王杰希躲都来不及躲,只能眼睁睁看着前一秒的自己被关进方士谦的镜头裡。

 

方士谦低头看了看相机,噗哧的笑出声。

 

王杰希伸手要抢他的单反,方士谦灵巧的躲过,大笑三声然后跑了,渐渐消失在王杰希的视野中。

 

这一别就是三年。

 

王杰希把冰棍残留的糖水舔乾淨,洗洗手拿起了放在旁边的吉他,修长的手指在弦上拨动。

 

王杰希低头专心弹琴,坚定的琴音一句句,给夏日静滞闷热的空气带来了细微的震动。

 

突然起风了。

 

王杰希抬头,又是喀擦一声,他再次被镜头关进了三年前那个夏日的午后。

 

方士谦放下相机,冲着他一笑。

 

“好久不见。”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王待的地方就是几年前他第一次遇到方神的地方。

不知道能放在文章的哪裡所以只好补充在后方啦。

最近写不出什麽东西,感觉快被榨乾了,好累,作息不太正常。

争取时间写长篇(大哭),我可能不是个适合写长篇的人。(

评论(2)

热度(28)

  1. 李凯馨翠烟 转载了此文字